凡主張進攻功能組別的,都是抗爭者的叛徒

關於進攻功能組別,可以作三方面的思考。 首先,它有多大機會成功?甚至有無成功的可能? 眾所周知,功能組別的設立,是要避免立法會全面直選,而之所以要避免立法會全面直選,就是怕直選結果出現立法會過半數都是爭取自由民主、與中共持異見的議員。按照此 … [繼續閱讀]

黃絲的爛好人心態將殺死他們

民主黨區議員派口罩給65歲以上老人,其中竟包括警察宿舍之居民,被圍插後唯有死死地氣道歉。 依筆者看來,問題不單在於「益黑警家屬」,「優先派發給老人」才是真正有病。 如果你是那些抱持著「公公婆婆好慘慘我地要幫佢地」想法的人,請暫且放下你那廉價 … [繼續閱讀]

從李文亮之死看部份香港人的矯情偽善

李文亮因武漢肺炎死了,據說他是當初最早發現武漢疫情的首八個造謠者之一。李文亮是何許人也?他是武漢市中心的眼科醫生,他在2019年12月30日因在私人的微信群發布冠狀病毒與華南水果海鮮市場有關等言論而於2020年1月3日被武漢市公安局訓誡,其 … [繼續閱讀]

無聲的危機 – 逐漸走歪和迷失的反抗

不如我開門見山講,我們向失敗邁進,等等,我不是討厭這種誇張論調嗎?對,但問題在於,我現在看到的情況是走向失敗,雖然有人提醒:「我們正在重犯04年及14年的錯誤和失敗」,但實際上傳統民主派相關多個政客、政黨、媒體、學者淡化現在的危機、反抗的必 … [繼續閱讀]

沒有分化,只有分歧 – 只是大家喜歡擺爛不處理

對我來說,香港的政局從來不需要特別的滲透,也不需要特別的資訊戰,因為反對陣容內,本身的政治傾向和分歧,本身就非常之大,現有只是建立在手足的付出和犧牲,將目標和行動規範,建立在「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我在《香港的最後機會,請正視二次前途問題 … [繼續閱讀]

民主大佬的復仇 – 選舉大反擊

每次重溫星球大戰,西斯大帝白卜庭成功打敗絕地奪權,除了令安納金•天行者墮落外,主要是靠六十六號命令,令複製人軍團背後偷襲,同以數量擊殺所有絕地武士,每當看到這段,我就不自覺套入香港局勢。 在六月十二日和七月一日,是整個局勢走向改變的兩日,六 … [繼續閱讀]

反對杯葛選舉前,你真是理解現在的問題?

上一篇文章,我開門見山表達:「全力要求政府2020年落實立法會全面直選,如未能落實應全體杯葛選舉,拒絕承認議會合法性。」我當然預期會有所反彈,但這些聲音都是圍繞:「會令建制同政府得益。」 不客氣地說,除了否決建制議員私人提案的權力外,這廿二 … [繼續閱讀]

背城借一將至,你會選擇「走難」定「難走」?

《火鳳燎原》中,龐統初遇劉備提出「走難」同「難走」嘅分別,河中嘅臭味意味住戰爭嘅犧牲,面對咁嘅情況,平民只會「走難」回避戰亂,但如果要解決戰亂,建立屬於自己嘅路,就要面對臭味,從屍體當中向前「難走」,直至去源頭。 過多情緒,過多幻想,過份低 … [繼續閱讀]

六四燭光集會的邏輯矛盾

每一年燭光集會,主持人在宣讀悼辭時第一句都會邀請那些在八九六四事件中死去的人「魂兮歸來」,說了一大堆之後,又請他們「安息」。既然英靈們早已安息,又奈何要喚醒人,請他們魂來呢?再講,那些英靈的故鄉和逝世的地點都不是香港維多利亞公園,請他們「歸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