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西蘭宣言》的警示:到底本土民眾有多了解本土和香港?

當紐西蘭發生了屠殺後,我最不安的地方,是香港很多自稱右翼、本土、甚至獨派,當看了凶手們所寫的紐西蘭宣言後,就立即感同身受,甚至對槍手表達同情,甚至立即代入到香港情况當中,表示理解該行為,我希望有這些想法的人是少數,因為就算槍手寫了七十三頁的 … [繼續閱讀]

本土派的尷尬處境 – 既無太多共識可言,也怕說話惹起衝突

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八日,對本土民眾來說,是沉重的日子,因為這日曾經代表一個「期望」,但係這個「期望」的最高峰,之後發生的事,暫且不詳述。 當年評論熱普城、本民前、青政因為選舉的分裂,其中一個結論就是:「彼此的政見和主張,本身兼容空間不足,而 … [繼續閱讀]

國家的本質

到底國家對人有甚麼意義呢?我自己的看法是十二個字:「國無人,定必亡;人無國,也可生」這十二個字,我曾經用來提醒大家,對組織的基礎而用過,但無論是組織,社團,還是國家,甚至一種理念,其實同一道理,沒有人支持就會失去價值,也沒有方法繼續發展。 … [繼續閱讀]

香港人的身份矛盾 – 香港與中國香港

上文講到「本土主體意識即以香港作為個體考量,而不是某國下香港。」其實四年前就已經一早有講,包括梁天琦嘅競選政綱、青政嘅政綱、甚至係當日普羅主張嘅全民制憲,反蝗同港中區隔,都可以概括為「據本土主體意識嘅方向」、「以香港為獨立個體思考」。 泛左 … [繼續閱讀]

民主的墮落 (下)

而近七十年,特別是冷戰期間,歐美將資本主義和民主思想的整合,雖然在冷戰及冷戰後十多年時間,民主國家在經濟上,帶動全球發展,但進入千禧年,中國利用西方國家的鬆懈,而及各國公司需要龐大的勞動巿場,造就了「中國模式」,一個不需要民主,人權等因素, … [繼續閱讀]

歷史上的今天 – 山口二矢

當年,日本少年山口二矢直接將左派領導人淺沼稻次郎「了結」,而圖中就是他行刺時身上所帶一的封信。 當然我們唔會鼓吹任何暴力及違法的行為,今天面對小麗老師被DQ,制度上的暴力,泛左支黃的朋友們,你們會怎樣做?仍相信遊行、示威甚至默站會帶來改變嗎 … [繼續閱讀]

泛民應該諗下係咪夠鐘解散完場

「其實泛左支黃,係時候諗下解散泛民。」 係啊,解散泛民。你一定會話,你當然想泛民散丶你投共丶你資敵丶Babababa…… 老實講,泛民解散,本土都無力頂上,只係泛民解散,有效解決泛民一個尷尬狀況: 「點解佢地做嘅嘢,要入我數?」 即係點?人 … [繼續閱讀]

寫在選時 – 輸又好,贏又好,一切問題都無解決

依篇文寫係補選日,選舉未完時,依篇文當我寫俾泛左支黃: 贏又好,輸又好,泛左支黃嘅「拉票」(或者叫屌票),就已經令泛左支黃同本土關係再拉開距離。老實講,我就唔樂見嘅,但當擁有權力嘅一方,唔嘗試懷柔,就算所謂道歉,亦明顯只為選舉而做,一而再,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