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ll take the high road and I’ll take the low road

就在收到日軍投降的消息後,我們立即飛奔到深水埗戰俘營,剪開沉重的鎖鏈,推開大閘。我永遠不會忘記,推開閘門後的景象。 一大群瘦弱的盟兵呆滯地看著我們,他們要好十幾秒才能理解到我們是盟軍。他們的眼神由空洞轉為喜悅,互相擁抱、大笑、大哭,跑到了閘 … [繼續閱讀]

學業無成情最怯 – 代序(三)

孟曰:「頌其詩,讀其書,不知其人可乎?是以論其世也。是尚友也。」前文簡介西鄉南洲生平,旁及薩摩藩興廢,正有此意。卻說「男兒立志出鄉關」詩,並不見於《西鄉隆盛全集》;同代月性和尚詩集《清狂吟稿》中,倒有一首寫於天保十四年(西元一八四三年)嘅〈 … [繼續閱讀]

歷史上的今天 – 山口二矢

當年,日本少年山口二矢直接將左派領導人淺沼稻次郎「了結」,而圖中就是他行刺時身上所帶一的封信。 當然我們唔會鼓吹任何暴力及違法的行為,今天面對小麗老師被DQ,制度上的暴力,泛左支黃的朋友們,你們會怎樣做?仍相信遊行、示威甚至默站會帶來改變嗎 … [繼續閱讀]

學業無成情最怯 – 代序(二)

薩摩西鄉氏,世為當地大名島津家臣;島津氏襲隼人餘勇,天正(西元一五七三至一五九三)年間一度雄踞薩摩、大隅、日向、肥後、肥前、筑後、筑前七國,幾乎統一全九州。慶長五年(西元一千六百年)關原之戰爆發,十七代家督義弘或多或少自恃「山高皇帝遠」,負 … [繼續閱讀]

汪精衛投日原因重探

關於汪精衛為何投日做「漢奸」,眾說紛紜,有人覺得他不甘屈從於蔣介石,有人覺得他悲觀主義作遂。 然而,後人種種議論皆不及當事人現身說法更貼近史實。最近筆者在網上聽到一段頗為完整的講話錄音,乃汪用廣東話對國人訴說中日合作的原因 (汪精衛是廣東人 … [繼續閱讀]

小白《租界》找回從未失溫的史料 -上海

和去年底聯經出版的《租界》相遇,是在今年春節初三下午,我到台北火車站附近逛書店的時候的事。細讀《租界》花費了我五月到六月生活中所有的細碎時間,每一頁幾乎畫上螢光筆與鉛筆臨時記錄的筆跡,紙標籤也貼滿了我覺得非常經典的敘述場景與作者獨特而美麗的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