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下午,我在香港大學CYM進行了一場文化交流

我掙扎了一會,才決定用文字紀錄昨日的情況。我是Nobody,但無論你對我有什麼印象,這個經歷是真實地發生在我身上。昨日下午,我在香港大學CYM 介入了一場種族仇恨。 兩年前,我是一名偏激的本土撚(而且很肥)。我曾在U- Street的小食店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