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然的黑暗

「黎明前的黑暗,是最黑暗。」 正因為有這句話,大家都好期望「黎明的來臨」,只是我們必須明白一件事,香港是步入黑暗時期,由香港眾志被DQ到梁天琦等人,被重判最少七年的情況,就算我們多不喜歡黃之鋒等人,但有一點是很明確,就是「一整代的年輕人,證 … [繼續閱讀]

為何我在新界東投廢票?

在今次新界東立法會選舉中,我投下了人生第一張廢票,一次過投給六個候選人。不幸地,很多友人最後都未能跨過「政治安全區」,選擇張開嘴巴,含著范國威陣營的陰莖投票。香港人忍受被虐待的能力,看來為世界上數一數二,可謂無任何族群能及。連個人的真正意願 … [繼續閱讀]

說「政治倫理」的最佳時機

雨傘革命至今,本土派經歷過兩次立法會選舉。不論是2.28新界東補選,還是9月4日的換屆選舉,本土派也是主張拒絕「含淚投票」。既然如此,為何是次補選會有「含淚投票」之說呢?實在令人費解。 大家也知道是因有3位地區直選議員(梁頌恆、游蕙禎和羅冠 … [繼續閱讀]

梁頌恆游蕙禎,你們有責任繼續上訴!

上週五,高等法院上訴庭駁回梁頌恆和游蕙禎的上訴。他們可以放棄上訴,或繼續上訴至終審法院。筆者認為,梁頌恆和游蕙禎有責任繼續上訴。上訴雖然需要使用更多金錢,但是在現在放棄訴訟,將會對梁頌恆和游蕙禎,或是對香港社會帶來極為負面的影響,因此梁頌恆 … [繼續閱讀]

攘外必先安內:消滅青年新政偽本土集團

青年新政議員梁頌恒和游蕙禎宣誓「玩嘢」,把China讀成「支那」,背後卻毫無策略、毫無論述,因此牽連大波;首先政府乘機入稟法院,控告梁頌恒和游蕙禎宣誓無效,然後人大常委會主動就基本法104條進行「釋法」,聲稱不真誠的宣誓乃是無效的,作出無效 … [繼續閱讀]

無可救藥地站在青政一邊,皆因他們是受害者

有一天,示威常客A因過去多次遭警方辱罵,忍不住在公開場合,責罵警方是「幹他媽的公安」,結果被一群警察圍毆。事件被路人用手機拍下,並上載到網上,事件不久更佔領各大報章的頭版。事後,政府通過「警方特權法」,將警方毆打辱警者合法化,同時拘捕示威常 … [繼續閱讀]

在「扑野」與「支那」之前—梁游專訪

好吧,這訪問足足拖延了兩個月,在游梁二人被正式取消議員資格後才敢刊出。要說有「好爆」的內容其實都是騙人的—大部份答案不是過時,就是失去意義。 這個訪問在「扑野論」和「支那宣誓」之前進行,我們訪問技巧再好,問題再有深度都相形失色。或者讀者能在 … [繼續閱讀]

有需要絕望嗎?

有需要絕望嗎? 政治發展至今,的確陷入膠著狀態。但係膠著先係常態。世事總冇一帆風順,亦會經常出現對方佔上風嘅情況。法國民主化,由1789年嘅大革命開始,都經歷過專制嘅波旁復辟、開明專制但最後偏重商界嘅奧爾良王室、帶來秩序但專制嘅拿破崙三世, … [繼續閱讀]

自決派勿遭統戰

人大常委會在上周一釋法後,建制派聞雞起舞,連日在各大報章登廣告支持人大釋法,並附和港共政權,不斷要求取消青年新政兩位立法會議員的議席。 梁頌恆議員及游蕙禎議員的表態手法,或有不足之處,但是卻絕不是中共釋法的主因。事實上,人大代表隨時均可提案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