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好老師

新的學年開始了一段時間,大家都扮作正常,似乎沒人記得那個一躍而下的小師弟。他離去的那天,學校籠罩著一段低氣壓,每位老師都欲言又止,不停勸說學生不要做傻事,校方更刻意停課,讓班主任輔導學生,安撫學生的情緒。 而我的班主任,一向受人敬愛的陳老師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