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我們在做大誰的餅?

《到底我們在做大誰的餅》 在理大集會後,何俊謙上了D100接受訪問,當時就好多反對聲音,畢竟D100是鄭大班及泛民喉舌,很多人亦利用反對聲音去攻擊一些人,所以我明白反對的原因,但有一句話,我到了今天還是不太理解:「不應該上他們的台,我們應該 … [繼續閱讀]

《紐西蘭宣言》的警示:到底本土民眾有多了解本土和香港?

當紐西蘭發生了屠殺後,我最不安的地方,是香港很多自稱右翼、本土、甚至獨派,當看了凶手們所寫的紐西蘭宣言後,就立即感同身受,甚至對槍手表達同情,甚至立即代入到香港情况當中,表示理解該行為,我希望有這些想法的人是少數,因為就算槍手寫了七十三頁的 … [繼續閱讀]

本土派的尷尬處境 – 既無太多共識可言,也怕說話惹起衝突

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八日,對本土民眾來說,是沉重的日子,因為這日曾經代表一個「期望」,但係這個「期望」的最高峰,之後發生的事,暫且不詳述。 當年評論熱普城、本民前、青政因為選舉的分裂,其中一個結論就是:「彼此的政見和主張,本身兼容空間不足,而 … [繼續閱讀]

本土派凋零?少年你太不了解本土派了

自九西補選泛民大敗之後,本土派成為一時熱話,泛民黃絲眾議紛紛,泛民中人開始研究「本土派」。 有說本土派不成氣候,說仿佛幾年前的爭論,同一番話語繞樑六百天,今日又聽到回聲。 沒有了關鍵一席,沒有了議員薪金資助,養不起政治利益集團,泛民就開始急 … [繼續閱讀]

香港人的身份矛盾 – 香港與中國香港

上文講到「本土主體意識即以香港作為個體考量,而不是某國下香港。」其實四年前就已經一早有講,包括梁天琦嘅競選政綱、青政嘅政綱、甚至係當日普羅主張嘅全民制憲,反蝗同港中區隔,都可以概括為「據本土主體意識嘅方向」、「以香港為獨立個體思考」。 泛左 … [繼續閱讀]

再回本土思潮之初,「本土」的思想單位

『本土思潮就是一派。就像民主思潮一樣。』 有一個朋友睇完《本土前,本土後都無用,泛民只係緣木求魚》(或聚言時版:《本土並無派可言,只有一股思潮》下文簡稱《本土無派》)就留下這句,我相信佢係反對,我講本土已死不成派,但如果同一思潮就是一派咁理 … [繼續閱讀]

本土並無派可言,只有一股思潮

入正文前,我必須講一樣嘢: 「本土派已死。」 依幾日,都算「本土派」依個名,係依年幾曝光得最多嘅一段時間,多到我以為本土派真係一個組識,但其實大家都知,由青政俾DQ,到梁天琦入獄,再到陳浩天俾打壓,基本上「本土派」係再無「組織」可言。 敗選 … [繼續閱讀]

本土派快速測試器

有班泛民聲稱話想同本土派破冰,我就屎忽痕搞咗部「本土派快速測試器」俾大家玩吓,如果本土派可以搵幾個人就代表得到嘅話,咁就證明你哋同個社會完全脫節,正如鄺醫生所講「本土係思潮唔係實體無phonebook」。

泛民的困局、長毛的突圍

香港的所謂選舉,本來再沒有什麼好評論。泛民主派老中青三代政客全力支持的李卓人,上星期日(11月25日)輸掉了九龍西的補選議席。留意香港政治形勢這兩年的變化,泛民再次敗選,應該一點不會覺得意外。建制派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指出,今年兩次補選,「單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