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租界》找回從未失溫的史料 -上海

和去年底聯經出版的《租界》相遇,是在今年春節初三下午,我到台北火車站附近逛書店的時候的事。細讀《租界》花費了我五月到六月生活中所有的細碎時間,每一頁幾乎畫上螢光筆與鉛筆臨時記錄的筆跡,紙標籤也貼滿了我覺得非常經典的敘述場景與作者獨特而美麗的 … [繼續閱讀]

中女書評(二)-《拉丁文帝國》點樣輸比地方民族語言

拉丁文承傳史,對香港人有一定啟示。拉丁文同文言文一樣,係文化區一直以來嘅高階語言,但又因為歷史發展軌跡,係過去一百年慢慢退出歷史。直至1903年,法國大學仍然要求學生係法語論文之外,另寫一篇拉丁文論文,先至可以畢業。天主教會更加係1965年 … [繼續閱讀]

中女書評(一):《台灣禁書的故事》

二戰之中,係日本投降之後,中華民國係接管之初,就成立左台灣省警備總司令部(一般簡稱為「警總」)。1949年,警總以電報方式公佈《台灣省戒嚴期間新聞雜誌圖書管理辦法》,正式開始管制言論。係1950年蔣介石遷台之後,更加將管制品由四種加到七種。 … [繼續閱讀]

書評—William Powell, Peter M. Bergman 《The Anarchist Cookbook》

黃之鋒曾言:「(你們)是否自覺真的在搞革命?你又不是有本錢買軍火, 革命是要軍火的。香港連槍也買不到,搞甚麼武力革命?你又何來金主買軍火? 你沒有一個死的心理準備,就不要說自己在搞革命。」然而,從重奪龍和道、立法會衝擊、以至光復行動,都不難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