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畫一生》

真確與虛無、失落與極樂、噪音與音樂;是場霧,很虛、很寒、很單調,一幅分不開的山水畫。 過去是唯有斑斕的印象派。還依稀記得,小時候的床邊,那個故事的發祥地,甚麼寓言啊童話啊傳記啊,都一一收歸「國有」,締造一隅屬於黑夜的小天堂。故事裏的世界都很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