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的崩壞

時至今日,我們都把中學、大學以至其他的學府打造成形形色色的企業了。我們確實做得很成功,我膽敢說其他城市未必比我們做得更好。我們亮麗的把商業社會的邏輯和功利主義帶進校園,然後大肆推廣,使其發揚光大。我們為本應純樸清幽的古建築塗上了金黃色的外漆 … [繼續閱讀]

新時代

一場若蓮喪子,竟然弄得教育界的偽善嘴臉原形畢露,委實始料不及。 教育大學民主牆出現針對蔡若蓮的冒犯性標語,張仁良身為校長,不是應該問「何以這類標語會在校園出現?」一味批評言論超越人性道德底線,要予以嚴厲譴責,當聖人,好不威風!但對問題根源有 … [繼續閱讀]

既是族群鬥爭,也是階級鬥爭

吳得掂將教師在觀塘學位註冊組門外「拉客」歪曲成「老師主動外展接觸學生」。然而,據筆者了解,部份學校派出的「經紀」,乃月入萬餘元的教學助理,非常額正規教師。如是,吳得掂之說固然不攻自破,更重要整件事反映出當前教育界存在著嚴重的階級壓迫。 同事 … [繼續閱讀]

為了家長,小孩再沒有痛苦

入讀名校小學,喜極而泣的,是家長。花了二千五百萬的房屋、月供萬五的興趣班、多年的等待,一切都值回票價。 當然,這只是對家長而言。 小孩在旁,沒有多說半句。母親左一句小孩不懂辛苦,右一句大人才是辛苦的人,把這位理應的主角當成伴襯品,然後自己奪 … [繼續閱讀]

普教中之羅健熙屎忽痕

是咁的,近日(科大行動) 嘅一張圖廣泛咁流傳。嗰張圖同埋鏈結嘅內容其實就係 港語學 係2014年,亦即係佢哋第一年做嘅普教中學校調查(最新係2015年)。事後民主黨副主席羅健熙指責呢張圖描述不準確,將只有一班普教中嘅小學都納入為「普教中」, … [繼續閱讀]

現在的小孩子不太會問「為甚麼」,他們愛問「答案是甚麼」

雖然我不是全職教師,但在入讀BEd課程前前後後,我都教過二、三十班學生,亦在教單對單的英語口語課。 我不知道其它教師、導師有沒有發現一個很奇怪的現象,就是現在的小孩子都很奇怪,過了小四後,他們都不愛問「為甚麼」,他們愛問「答案是甚麼」。 這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