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爭可以無底線 包括忍辱負重做契弟

2016年7月23日,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係記者招待會上指,已經向選舉主任表達希望延遲回答關於港獨主張嘅問題。及後,梁天琦直言,呢個狀態對佢黎講係一個兩難,要係「堅持主張,光榮撤退」同「苟且偷生做契弟」兩者之間選擇。 係今年二月嘅新界東 … [繼續閱讀]

七一香港淪陷日 – 怒火燒,烽火燃

我們定下了很多框架,畫下了絕不能逾越的界線,我們稱這些框架為原則。 原則建基於人類的生活習慣、文化、信仰、知識。作為社會的一分子,原則不斷和社會磨合,改變我們對事物的看法。求一個最大公約數,然後河水不犯井水的生活著。或者,當我們在做原則以外 … [繼續閱讀]

世代交替,舊酒新瓶  

「泛民」中青代發表《香港前途決議文》(以下簡稱《決議文》)。細看文中論點,要麼拾人牙慧,要麼內容空洞,令人失笑。 《決議文》首先說:「《基本法》畢竟沿襲了香港政府自二次大戰後逐步建立起來的廣泛自治權,並且將《中英聯合聲明》這條國際條約所保障 … [繼續閱讀]

一場意志力的香港大逃殺 目標: 勝出

新學期展開,迎接一眾莘莘學子的,是學生不堪壓力自殺的新聞。新學年至今,已經有十九個學生自殺身亡。 我們不是當事人,永遠不能明白當事人所承受的痛苦和壓力。他們所承受的,可能並不止是我們眼中的學業壓力,一封短短的遺書,又豈能道盡人生失意的種種?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