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城是一門易學難精的藝術

有人說守城是外行人,最容易參與的行動,因為守城多數目標:「就是防守某要地,不讓對方攻入」,如果要防守的空間越少,例如一些隘道,對方無法利用人數優勢,而己方只需用部份人手對抗,甚至只需要少數老兵帶領,外行人可以迅速上手,此時,只需要確保物資供 … [繼續閱讀]

殺人狂魔答應了不會殺我!

上星期五(11月8日)科大學生墮樓傷重不治。香港人上街悼念,要求政府徹查真相。香港警察並沒有因此暫時收斂,今早(11月11日)更得勢不饒人,警察在西灣河近距離對示威者開槍、防暴警進入理工大學校園大放催淚彈、在中文大學發射布袋彈、交通警在葵芳 … [繼續閱讀]

背城借一將至,你會選擇「走難」定「難走」?

《火鳳燎原》中,龐統初遇劉備提出「走難」同「難走」嘅分別,河中嘅臭味意味住戰爭嘅犧牲,面對咁嘅情況,平民只會「走難」回避戰亂,但如果要解決戰亂,建立屬於自己嘅路,就要面對臭味,從屍體當中向前「難走」,直至去源頭。 過多情緒,過多幻想,過份低 … [繼續閱讀]

請個別人士完全撤回「重建大台論」

首先要聲明,泛民議員中尚未見有人提出要重建大台,故拙文僅針對提出膠論的個別時事評論員,或不知名投稿人士,盡量不分化。 好奇怪,這些評論員要抗爭者不要再提「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因為怕比位人入,被扣港獨帽子;但親共政客時常抹黑運動有大台,有幕 … [繼續閱讀]

敢於反抗暴政才是香港人的道德高地!

香港人經歷 7 月 21 號晚同一時間元朗恐怖襲擊,和中上環防暴警察向示威者射擊 30 多發橡膠子彈和海棉彈,群眾並沒有因為畏懼退縮。這個週末(7 月 27 及 28 日),數以萬計的香港市民,不理會警方把遊行「定性」為非法集會,在星期六和 … [繼續閱讀]

另闢抗爭蹊徑,港共政府停擺

6 月 21 日的升級行動,沒有流血衝突,卻演示出一種嶄新的抗爭模式。 黃之鋒歸隊,抗爭者未有把他看成高高在上的領袖,只視他為其中一分子。集結地方亦不局限於一處,而是先包圍警總,再進入稅務大樓、入境事務大樓和金鐘道政府合署「涼冷氣」,「幫人 … [繼續閱讀]

現在的希望

人是一種很脆弱的生物。 脆弱不在於我們面對槍棍時受傷流血、不在於我們絕望之際選擇犧牲、更不在於群體間易受挑釁內耗互鬥;而是在於我們的思想精神,總是極易受到左右。 我不是說一直相信的信念會動搖,只是在堅守這些價值的時候,也許不會放棄,我們會沮 … [繼續閱讀]

今時今日,靠鳩屌博上位的好事之徒一個都嫌多

香港的政治圈,有許多不同立場、派別、理念,亦有不同的崗位分工,但是也有許多人各有目的。立場有保皇派、反對派;反對派別,有泛民、本土;本土派理念也有港獨、城邦、歸英、永續基本法。崗位角色可有領導者、組織者、行動者、輿論者、投資者、支持者等等。 … [繼續閱讀]

抗爭可以無底線 包括忍辱負重做契弟

2016年7月23日,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係記者招待會上指,已經向選舉主任表達希望延遲回答關於港獨主張嘅問題。及後,梁天琦直言,呢個狀態對佢黎講係一個兩難,要係「堅持主張,光榮撤退」同「苟且偷生做契弟」兩者之間選擇。 係今年二月嘅新界東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