謊言過敏症

「乞嗤!」未懷已經繼續打了十多個噴嚏,她桌上放滿了已皺成一團的紙巾堆。 她頂著通紅又破皮的鼻子,繼續研究從網上搜尋到的湯水食譜。 夜晚十一時了,晚風把窗紗吹起,介華還沒有回家。 半小時前,在未懷撥號四次以後,她終於聯絡到介華。 介華用像是抑 … [繼續閱讀]

冬天快到了,如何知道自己是暖男還是暖包?

而家電視劇入面,經常都會出現一個暖男嘅角色。 佢溫柔細心,笑容可掬,體貼入微,試問有邊個女仔唔鐘意俾一個暖男嘅溫暖所包圍。 所以好多男仔都希望自己可以成為暖男。 同時,因為好多男仔嘅想做暖男又怕被人當暖包,所以就會落入一個誤區。 覺得只有靚 … [繼續閱讀]

最近

最近的心情是如此低迷。有一點悲傷,一許愁悵,一些失落,和一絲迷惘。 「怎麼了?」他問我。 「不知道。」其實是不知道怎麼告訴他。 「真不知道?還是不想說?」他繼續問。 「我…我不開心。」我支支吾吾,他連眉都沒皺,就溫柔地看著我。 「我丟了一件 … [繼續閱讀]

控制狂

「塔塔塔塔塔……」溫雅穿著家居服坐在電腦面前,視線黏緊螢光幕和鍵盤,聚精會神地不斷打字。她正在創作一篇愛情故事。 溫雅四十多歲,單身也獨居,數數手指,她也已經八年沒交過男朋友了。她平常的日子就是上班、下班,然後待在家裡寫小說。掉入自己的想像 … [繼續閱讀]

不要跟愛情說道理

「點解佢做得,我唔做得?」妻子憤怒地向我咆哮,當然引發海潚的人不是我,而是她先生。 每晚與同事應酬,又會跟陌生女子短訊;更重要的是,回到家就是大爺一般,半聲不嚮就好像等工人服侍自己。 妻子早就受不了,但又不敢向自己先生開火,所以就好向朋友傾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