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理非的前世今生

六九遊行過後,我刻意寫了一篇文章記低那日的心情。那天百萬人上街,一如既往,行禮如儀,和理非非。雖然早知道那日無論人數多寡,在膠化嘉年華式抗爭之下,港共只會當我們如蒼蠅,揮揮手便可以趕我們回去。所以港共漠然,那日過後,只拋下了照常二讀的回應便 … [繼續閱讀]

修改引渡條例背後 – 中國破局前的準備工作

在上年十月,我寫咗《終有一日,香港必定被踢出西方之外》:「香港要面對,因為「香港是中國一部份」被各國採取相同待遇,失去「獨立經濟體」地位,各方面失去特殊待遇,甚至作出相同的制裁,這些都有可能發生,而當西方世界褫奪香港的「經濟地位」和「特殊待 … [繼續閱讀]

香港人應該怎樣反對《逃犯條例》修訂?

港共政權以一個香港年輕男子承認在台灣旅行時殺死女朋友為由,提出《逃犯條例》修訂,把以往和香港司法制度沒有逃犯移交協議的國家,包括中國和台灣,亦包括北韓和伊朗,納入香港法例容許移交逃犯的地區名單之列。法例一旦通過,中國某某省市法院一紙公文要求 … [繼續閱讀]

雜感(二)

泛民主派又在立法會動議辯論「毋忘六四」。 我們都很清楚這是行禮如儀,六四這個話題已經不再如十年前、廿年前般為泛民吸票,法術已失靈之下,泛民仍然堅持,不知說是頑固還是堅毅。 我倒不是反對他們行禮如儀,特別在立法會議會失效的情況下,他們說什麼做 … [繼續閱讀]

香港人必需有自己對外發言權

香港問題終於登上聯合國,但我哋都知道由張建宗到各國嘅言論,都係老調重彈,甚至我哋可以見到中國外交下,點樣將一眾小國為自己撐場,令一份唔合理,扭曲事實嘅人權報告通過。 有關聯合國,我自己就咁評論過: 「總有一日,呢個二戰後國際秩序象徵,因為無 … [繼續閱讀]

歪理永遠不會是真理

港澳辦主任張曉明批評陳浩天在外國記者會發表題為「香港民族主義」的演講,是違反《基本法》及香港刑事法律的煽動罪。 再重申一次,《基本法》的性質是憲法,憲法是保障公民權利,限制統治者運用其權力。能違反《基本法》的只有一個,就是港共及其殖民宗主中 … [繼續閱讀]

必然的黑暗

「黎明前的黑暗,是最黑暗。」 正因為有這句話,大家都好期望「黎明的來臨」,只是我們必須明白一件事,香港是步入黑暗時期,由香港眾志被DQ到梁天琦等人,被重判最少七年的情況,就算我們多不喜歡黃之鋒等人,但有一點是很明確,就是「一整代的年輕人,證 … [繼續閱讀]

不是文革重來,而是帝國復辟

戴耀廷在面書說:「香港人不要文革,毛式的不要,習式的也不要!張曉明要在香港發動文革,林鄭妳是紅衛兵嗎?」 鋪天蓋地的文革式批鬥,當然不會是港澳辦主任一個人說了算,李怡先生曾經指出:「中共對港政策……應該都是自上而下一 … [繼續閱讀]

末世,圖存

人大正式通過「一地兩檢」草案。李飛說:「這是一件大好事,只有好處沒有壞處。」林鄭隨即跟風,更不保證「下不為例」。 好事?假如香港有處地方容許大陸執法人員對香港人執行大陸法是一件好事,下次廿三條立法,甚至取消香港邊界不是可同樣被視作好事麼?中 … [繼續閱讀]

勸君一席話 – 跳出泛左支黃,才會有更多的可能

首先,我先開門見山講,這篇係給泛左支黃中,真係想跨黨跨派的人看,同一些本土派中,想嘗試同泛左支黃合作的人參考。 係我專頁最近一兩篇 #牢騷文,我都表達了泛左支黃的老大哥,現有主流思想,都普遍忽略本土派,甚至視本土派是問題原因,在這情況下,根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