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拋棄義士者必為無恥之徒

警務處處長盧偉聰見記者,意欲將抗爭分化為「大多數和平示威者」與「一小撮暴動分子」,妄想這樣可以迴避群眾「收回暴動定性」的要求,愚不可及。 豈料我方似乎也有相類似層次之人,葉一知(下稱葉畜)竟將盧偉聰的分化言論稱為「香港人總算贏到啲啲」! 請 … [繼續閱讀]

宋斯庭 : 高雅華麗的和理非 Oh, Violence is Disgusting~~

六九有百萬人上街。政府氣定神閒,聲明照常二讀。遊行了,辛苦過了,失敗是注定的。香港人慣常的反抗模式,廿年不變。香港人很惜身而高高在上,貴族從不會甘願到戰場混混。但香港人始終會在某些時刻逼到牆角後,被逼反抗。於是就從甘地馬丁路德金身上學好惜身 … [繼續閱讀]

如果鬧可以贏到民主,香港應該一早擁有民主

本土派總係有一種人,只識得一味鬧,冇任何建樹,睇唔到邊度本土、抗爭咗乜。唔好同我講,喺Facebook 屌下中共、屌下政府,吹幾句新聞,屌下泛民、屌下左膠,屌下本土、屌下港獨,就叫本土派,就叫抗爭吓話?! 雨革後點解咁多人由相信泛民轉為支持 … [繼續閱讀]

粵劇特朗普.梁振英廣告.100毛 – 香港的政治娛樂

《粵劇特朗普》上演,使新光戲院突現大量年輕觀眾,還出現了「全院滿座」的情況,粵劇這種嚴重老化的藝術,發生如斯情境,幾可以「奇跡」形容之。 有人說李居明聰明,上一套「粵劇毛澤東」已有點膠味,但好歹主角還是中國人一名;但「侵侵」這樣一個鬼佬總統 … [繼續閱讀]

昨日下午,我在香港大學CYM進行了一場文化交流

我掙扎了一會,才決定用文字紀錄昨日的情況。我是Nobody,但無論你對我有什麼印象,這個經歷是真實地發生在我身上。昨日下午,我在香港大學CYM 介入了一場種族仇恨。 兩年前,我是一名偏激的本土撚(而且很肥)。我曾在U- Street的小食店 … [繼續閱讀]

左翼的問題,是沒有同理心

早前,蘋果日報邀請屯門醫院心臟專科醫生、「杏林覺醒」成員黃任匡與社協幹事彭鴻昌進行對談,由於彭先生講的只是「講來講去三幅被」的廢話,所以連被我改圖恥笑的資格也沒有。而黃醫生則有條不紊的道出現時醫生所面對的困局,亦解釋為何自己支持停止每日15 … [繼續閱讀]

左翼的最大問題,是相信美國比中國更邪惡

上星期百彈齋主的文章《左翼的問題已經不在膠,而是左翼就是問題》,指出了左翼對「左的堅持」的問題。我們不妨以中美爭霸的角度再看左翼的問題。 左翼右翼如何區分?簡單而言,堅持社會資源公平分配為左翼、着重個人權利和自由為右翼。譬如港共政權 201 … [繼續閱讀]

左翼的問題已經不在膠,而是左翼就是問題

香港連續兩年的流感高峰期,已經令香港醫療系統崩潰,而今次係首次由「精英階級」提出單程證政策,所帶來每日一百五十人的人口增長,令香港出現社會問題,就引起左翼反彈,謬論四出,例如「如何證明一百五十人會用公共醫療?」、「反對單程證用醫療資源如反對 … [繼續閱讀]

堅守以法治港

近日在面書讀得一則回應練乙錚教授評論文章之貼文,於此引其中沒段–『查實當香港易幟一刻,港人(尤其當時被冠菁英的飯民)就督促時任政府堅守「中英聯合聲明」賦予的一國兩制,一見河水侵入井水,即提「中英聯合聲明」告上國際法庭,事件一旦告諸國際,睇中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