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人筆記(三):尋夢

我奇怪有人會喜歡看喪屍電影,因爲喪屍通街都是。喪屍總愛喃喃自語,而最近它們愛唸的,是「港獨不可能」! * * * 小時候的我愛做夢,在睡夢裡做夢,在白天裡做夢。 夢充滿了可能,它把現實裏的「不可能」變成「可能」。在一個還有夢的世界,現實即使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