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債幾時還?

從新聞傳播的角度,未經證實的消息當然不可公開。可是,筆者寫時評乃本著紀錄歷史的角度,遙想史公撰《史記》,遠古神話、地方傳說無所不包,今未嘗不可以同一態度記下太子站打死人及新屋嶺輪姦、殺人事件。而由種種謠言及陰謀論,香港人對港共、魔警、中共國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