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被陳雲掌握「華夏」之話語權

陳雲崇華夏,而與之抗衡的《民族論》說又鮮言華夏,令論述變成類似「華夏vs西化」的爭鬥。我並不想涉及這般論戰,反而想從華夏觀陳雲,指出陳雲的華夏並非正宗。而我們要另立新說,必須搶奮「華夏」之話語權,以華夏駁斥陳雲。建立真正的華夏正宗。 此文之 … [繼續閱讀]

從「海外建國」主張淺談「集體政治流亡」一事

近期,大家都成日說「政治庇護」、「流亡海外」,簡單說就是逃離香港。因為大家從「政治現實」中,看不到香港的希望,從來就產生離開的念頭。我不會說他們錯,可恥等等,因為每個人,都有謀求自身安全的權利。有兩個派別,都提出類近的計劃,例如黃洋達的「方 … [繼續閱讀]

對華夏邦聯的疑惑 —「你們會如何處理獨派?」

我常說,城邦派和獨派,是本質不一。就算他日革命,依然不一。而這個不一,將會在日後,做成更嚴重的分裂。在本人以前的文章,我也說過當中的不一,而也預算這種不一,是不相容,特別看到近日,青政的無力下,城邦派更是趾高氣揚。而我想起一個問題。 城邦派 … [繼續閱讀]

和平變革與武裝革命從來不是站在對立面上

城邦自治的先決條件是必須要通過修憲或重新制憲,令香港擁有國家實然主權。而現實上,中共與港共政府極有可能違反契約,採取不信納新的憲法(杯葛五區公投,否認其結果)或公然違反現有基本法(選管會審查事件)。但港共及中共政府倘若如此,必須附上沉重代價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