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時亨發爛渣邊個至開心?

正所謂政治一日都嫌長,從我前幾日構思寫這篇文到現在終於坐定執筆,馬時亨已經唔單只發爛渣埋怨記者問太多咁簡單,這位港鐵主席的柒事接踵而來,睇見就開心。 馬時亨越來越似中國官員,喜歡擺官威,出了甚麼嚴重事故,先不自我反省檢討,反而怪罪於尋求事實 … [繼續閱讀]

香港專權社會的未來(之四):地鐵縱火案之後

地鐵列車昨天(2月10日)發生精神病人縱火案,港共政府保安局局長黎棟國強烈譴責事件,說要檢討地鐵系統安全云云。 每逢香港街頭巷尾發生全城轟動的事件,殺人放火、電話騙案、堵路佔領、衝擊議會等等,港共高官都會輪流站出來對着鏡頭說一聲「強烈讉責」 … [繼續閱讀]

尖沙咀,我與她的分隔線。

晚飯之後,我同佢一齊行落尖沙咀站,準備送佢返屋企。 「唔洗喇,你聽日返早,早啲瞓啦。」 佢始終都係咁為人著想,就連食飯都唔捨得我洗咁多,有時仲會比埋我果份,因為佢知我份糧其實唔多,而我又想儲啲錢去進修。佢一直都支持我任何決定,就算因為咁而令 … [繼續閱讀]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美﹒孚﹒站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不是「你住沙頭角,我住小西灣」,更不是馬子妮說的「我住觀塘,你住元朗」,而是大部份香港人都認識的「美﹒孚﹒站」。 同樣是「美孚站」,港鐵荃灣線的美孚站與西鐵線的美孚站以通道相連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