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英國收集香港舊物

身在英國,看到香港郵政想抹去所有英國王室徽號郵筒的報導,只能嘆一口氣,為何我土生土長的地方,總要不停重複做一些蠢事。 歷史就是過去的事實,事實是無法改變的,無論鄰近國家如何千方百計想抹去英國和香港的關係,註定是徒勞無功的。 看著報導,想起捷 … [繼續閱讀]

我們也在抗戰中

紀念抗戰,很有必要,但要肯定是紀念正確版本的抗戰歷史,是中華民國「一寸山河一寸血」,不是五星紅旗坐時光機到台兒莊,不是毛主席用隨意門到開羅跟羅斯福開會。 蔣中正的《廬山聲明》,就把八年抗戰的精神闡述得很清楚:「我們既是一個弱國,如果臨到最後 … [繼續閱讀]

魏延「如韓信故事」

三國時代蜀國北伐時,魏延提出的「子午谷奇襲」一直是三國迷及歷史迷熱烈討論的話題,特別是陳某的「不是人」推出後,促使多了人站在魏延一方,也陸續延伸討論到諸葛亮的軍事能力,魏延的軍事能力,固守長安或潼關的可行性等等討論。根據歷史記載魏延提出子午 … [繼續閱讀]

吞聲忍語的歲月

香港,除了曾接受英國管治外,二次大戰期間,慘烈的香港保衛戰未能抵抗由北面南下的日軍,1941年12月25日,當時的港督楊慕琦宣佈投降,日軍成立軍政廳,香港成為了日軍的佔領地。 為保障戰爭時期的糧食消耗和支援戰線補給,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減少人口 … [繼續閱讀]

課本上沒有教你的歷史—義務教育、水手服、砲灰

在我們的世代,義務教育似乎是理所當然之事。孩子們從小學開始,甚至是從更早已前的幼稚園就能得到補助金,以低廉的學雜費接受基本教育,聯合國公約也提出了受教權為基本人權之一的口號。以我認識的台灣父母們而言,他們大多數人對十二年國教的認知便是:這十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