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基礎做起 – 小隊就是一切行動基礎

※本文以個人意見和看法為主,未必絕對正確,僅供參考。 小隊的作用,不單止在前線,而是全方位的作用,我會講一些你知我知,對面單眼佬都知,一些深入少許談論的情況,但不包括「戰術層面」。 而如何組成「小隊」,其實最方便的方法,不是招募他人,而是在 … [繼續閱讀]

挽狂瀾於既倒

理大圍城戰,比中大二號橋之戰更激烈,撇開以劣勢兵力死守是否恰當不論,從戰意和作戰表現上,理大戰士們確實打出了香港的國格,尤其是在多路圍剿下仍奮勇突圍,這種精神非常可嘉。 現在仍有人留在理大校園內,但更多是接受警方登記離開了。未來數日特別值得 … [繼續閱讀]

勸學生投降 香港人不論藍黃 都係仆街冚家剷!

香港警察昨天星期日(11月17日)開始圍攻留守在香港理工大學的前線抗爭者和學生。警方出動催淚彈、橡膠子彈、水炮車、聲波炮等武器,抗爭者以汽油彈和弓箭還擊。入夜後戰事持續,警察凌晨時份擺出準備強攻的勢頭,留守學生寫下遺書,網上一片哀鴻遍野,恐 … [繼續閱讀]

守城是一門易學難精的藝術

有人說守城是外行人,最容易參與的行動,因為守城多數目標:「就是防守某要地,不讓對方攻入」,如果要防守的空間越少,例如一些隘道,對方無法利用人數優勢,而己方只需用部份人手對抗,甚至只需要少數老兵帶領,外行人可以迅速上手,此時,只需要確保物資供 … [繼續閱讀]

殺人狂魔答應了不會殺我!

上星期五(11月8日)科大學生墮樓傷重不治。香港人上街悼念,要求政府徹查真相。香港警察並沒有因此暫時收斂,今早(11月11日)更得勢不饒人,警察在西灣河近距離對示威者開槍、防暴警進入理工大學校園大放催淚彈、在中文大學發射布袋彈、交通警在葵芳 … [繼續閱讀]

香港死矣!

科大周梓樂同學因逃避魔警追捕而在將軍澳尚德邨 3 樓停車場墮下 2 樓平台死亡 (一說是躲避催淚彈,一說是被魔警假扮的抗爭者推落樓)。他今年只有 22 歲,出生年份剛好是香港主權移交之時 1997 年。有網民慨嘆:「幼稚園畢業,遇上 SAR … [繼續閱讀]

背城借一將至,你會選擇「走難」定「難走」?

《火鳳燎原》中,龐統初遇劉備提出「走難」同「難走」嘅分別,河中嘅臭味意味住戰爭嘅犧牲,面對咁嘅情況,平民只會「走難」回避戰亂,但如果要解決戰亂,建立屬於自己嘅路,就要面對臭味,從屍體當中向前「難走」,直至去源頭。 過多情緒,過多幻想,過份低 … [繼續閱讀]

荒謬都市

坦白講,今天香港的局面已沒有太多值得評說,沒有最荒謬,只有更荒謬。 清真寺被水炮車射藍色水劑,此一愚蠢兼無腦的行為,決非警隊高層的指示吧!前線失常魔警貪得意,警隊高層執手尾,余鎧均收拾不了,就要林鄭、盧偉聰親自出馬道歉。穆斯林不可得罪云云暫 … [繼續閱讀]

把藍絲反撲力量減至最低,前線做對了!

前天(10月20日)警方出動水炮車,途經尖沙咀清真寺外時,對準寺外站立的普通市民發射藍色化學液體。印度協會前主席毛漢被水炮射中,強調事發時寺外並沒有示威者。他說自己接受特首林鄭月娥親自道歉也沒有用,因為警察對長輩也如此,面對示威者如何,可想 … [繼續閱讀]

廣州商團起義祭(下):反抗中華主義

在西方文明從西向東傳播的近代史前夜,廣大的歐亞大陸仍然由幾個前現代的多元帝國統治著,這些帝國內部包含大量的不同族群(ethic groups),而且往往橫跨不同的泛文化區域,例如橫跨東歐、中亞和北亞的俄羅斯帝國,橫跨巴爾幹半島、中東和北非的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