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習慣痛苦

我記得當年時值初夏,一群人組成一個病人組織,我記得當時希望每一間醫院都有病人出來做一個代表,我是當年的其中之一,我是被戰友們推出去做的一個,其實沒有很想做,因為覺得事不關己。對,就算是自己的病,每日都在困擾著生活的病,都覺得事不關己,反正不 … [繼續閱讀]

舊時代留下的荒謬,新一代無力的反抗

要說這一年,真的是荒謬不斷,無論是地位超然又好、全民退保又好、教育政策又好、高鐵超支又好、第三條跑道又好、區議會選舉又好、鉛水又好、網絡廿三條又好,各種「風雲人物」總有這麼一句會「逗趣」你的,即係引你笑。   然後,你發現自己笑不出來。同時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