愁人夜半持山去 — 換個角度睇許智峯議員其人其事

《詩》云:「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初見許智峯議員,時維二〇一七年三月,筆者最後一次出席少年警訊活動──該會某區名譽會長兼顧問某公辭世,設靈紅磡世界殯儀館;許議員致祭,以盡中西區議會共事之誼。遙望此君,衣着頗樸素,恤衫西褲外罩一件冷背心即是,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