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之子看暴力

在大家身處的社會充斥著暴力。這裏不單單是指肢體暴力,也可以指向和理非常提到的制度暴力、語言暴力等「冷暴力」。那麼,基督徒的界線該在哪裡呢?本文嘗試一下筆者的看法,但在此之前,先看看一般人的看法。 香港大部分人—包括不少基督徒—對肢體衝突是零 … [繼續閱讀]

祈禱有用嗎?

反送中運動(?)期間,令不少人感動的,包括筆者在內,是有一班基督徒在政總門外舉行祈禱唱詩歌馬拉松。雖然這班人是和理非,大部分亦都不會作出衝擊行為,但能做到保護示威者的作用。而在網上,亦有團體始終張貼一眾基督徒的禱文,以作團結眾人。 這些基督 … [繼續閱讀]

逃犯條例的行公義好憐憫與宗教自由

行公義好憐憫和宗教自由,兩者好像沒有什麼關係,但放在現今的香港,卻大有關聯。皆因在最近的逃犯條例,不少基督徒立場鮮明地反對,原因主要有二:一、逃犯條例是社會不公義的產物,由於聖經教導基督徒不應對社會不公義之事不聞不問,所以基督徒要在這件事上 … [繼續閱讀]

基督教與共產黨的二元對立

在前一篇文章,筆者提到基督徒的政治立場可以是多元的。當然,多元不是指混亂,或者什麼政治立場都可取,前提是你的信仰立場必須帶著使命。可惜,在現在的香港,多元的政治立場卻不可取,要麼會批評你是「牆頭草」,要麼妖魔化敵對陣營的政治觀,彷彿要人「歸 … [繼續閱讀]

信仰不是政治立場

社會上經常遇到一些情況,就是面對政治立場相左的基督徒時,就是有一群人批評另一群人違反聖經教導,是假的基督徒,不能得救。事實上,政圈裡有很多人都是基督徒,由梁美芬到戴耀廷,基督徒來自不同的政治光譜,不同的政治立場,那麼誰才能真正代表基督徒的聲 … [繼續閱讀]

談談信仰:一個義人也沒有

很久以前已經有一個想法,就是寫有關一些有關信仰在社會的看法,題目也想好了,只是遲遲未有時間動筆。好了,現在終於有時間,雖然時機以過,但寫這類題目從不缺題材。 而第一篇的題目,就是「一個義人也沒有」。構想這個題目的時候,想的正是羅馬書三章10 … [繼續閱讀]

作為儒家信仰者的「不誠無物」

香港人,求你們清醒吧,不要再作惡了,天讉將至矣! 過去,香港屢逢劫難,均能化險為夷,全杖香港人一直僅守道德,與人為善,所謂「天命靡常,惟德是輔。」香港祖上輩直接繼承華夏,香港是一積善之家,自然是慶有餘矣。若夫,香港是積善之家,何解近年香港歷 … [繼續閱讀]

基督宗教就是存在主義

無論是基督新教還是天主教,基督宗教在香港的名聲都不太好,常常被指責為「離地」:終日只想著死後得到「永生」進入天國,於是就躲在教堂裡祈禱,不問世事,像諾斯底異端一樣指自己由當下的物質世界中抽離出來,遺忘了自己的存在。然而,基督宗教本來是一個入 … [繼續閱讀]

那一晚,我在猶大王國耶路撒冷首都介入了一場種族仇恨

我不是Nobody,但無論你對我有什麼印象,這個經歷是真實地發生在我身上。西元前701年,我在猶大王國耶路撒冷首都介入了一場種族仇恨。 〈一. 近東的霸權風波〉 根據文獻記載在西元前702年前左右,由埃及為首、腓尼基、非利士及猶大王國組成泛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