媳婦有了我的骨肉

去年中學文憑試中文科的閱讀理解試卷,據說有不少考生將「媳婦」解作「妻子」,考試及評核局稱之為「誤解」。 雖說康熙字典都說「子婦曰媳」,但語言文字既是約定俗成,南北二地對「媳婦」之理解確係不同。若我是該屆考生,必拍案而起申請覆核評分,當面質問 … [繼續閱讀]

慶幸遇到讓我愛上中文的老師。

為何我會愛上寫作,多少與我中、小學遇到好的中文老師有關係。 記得小一時我最討厭的課堂就是中文課。那個老師姓司徒,早就過了退休年齡,也許是對教學的熱愛讓她堅持繼續工作。只是她那刻板,依書直說的教學方式對我這小一生來說實在是過於沉悶,每次上中文 … [繼續閱讀]

對抗中共赤化香港語言文字的當務之急

為提高廣東話作為寫作言語的地位,本土新聞報導,有四名知名網民,希望籌款七萬元,把香港中小學的範文翻譯為廣東話。城邦派國師陳雲對此不滿,認為此舉毒化香港的漢文。 語言和文字是一個群族的根,要異化一個群族,首先要由改變他們的語言和文字入手。香港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