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分化,只有分歧 – 只是大家喜歡擺爛不處理

對我來說,香港的政局從來不需要特別的滲透,也不需要特別的資訊戰,因為反對陣容內,本身的政治傾向和分歧,本身就非常之大,現有只是建立在手足的付出和犧牲,將目標和行動規範,建立在「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我在《香港的最後機會,請正視二次前途問題 … [繼續閱讀]

只有 57.1% 的選民對中共說不

上星期六(1月 11日)台灣舉行四年一度的總統大選。蔡英文一如所料成功連任。蔡英文在勝選後表示,選舉結果證明台灣人拒絕一國兩制。紐約時報的報導分析,台灣人用選票向中共的威權主義說不。 台灣人再一次敢於向中共說不。共產黨封殺了蔡英文四年,但仍 … [繼續閱讀]

再辱康橋

未浸過鹹水,母校排名望塵莫及海量劉匪淑儀史丹福大學、汪涵鄭匪月娥劍橋大學,本無資格為兩校決一高下──然則人總有言論自由、後人亦有絕對權力定奪拙稿係糟粕,抑或班馬文章。容我冒天下之大不韙,越級妄議一下兩位名牌大學校友,以俟來者賜教。 二〇一九 … [繼續閱讀]

關於杯葛選舉 – 一日解決不了到分歧,只會越選越分裂

區選大勝後,我提出一個主張: 「全力要求政府2020年落實立法會全面直選,如未能落實應全體杯葛選舉,拒絕承認議會合法性。」 如果真是有心,有理智,有思考能力,會看到我的主張,並不是單純杯葛議會,而是先爭取2020年立法會普選為前設,但正如我 … [繼續閱讀]

二零二零年立法會無普選,我們應當全體杯葛

二零二零年的立法會選舉,如果沒有一個有共識的處理方案,必定會爆發不亞於過往的內訌,在《中國暗箭密佈下,香港人憑什麼覺得贏了一次?》中的結尾,我對未來的擔憂是在我們的分歧,會容易成為被中國分化和滲透的地方: 「我們還沒有共識,單單是反政府也沒 … [繼續閱讀]

勇武、泛民與中共的終極博弈

踏入 12 月,香港的反極權抗爭已經差不多歷時半年。前線勇武派和敢於站出來反抗的香港人,勇戰受傷、被自殺、被失踪,數以千計,被警方拘捕的更超過 5500 人。以目前形勢看來,這會是一場持久的低武力內戰。勇武派表現出來的勇氣無可置疑,但知己知 … [繼續閱讀]

中國暗箭密佈下,香港人憑什麼覺得贏了一次?

不如我直接說吧,香港區議會大勝是對中國的警號,正如反追中抗爭,反對者之多只會加強中國赤化的決心,特別之前高院判禁蒙面法違憲,兩件事是完全令中國憤怒,特別是中聯辦這兩三年透過中間人傳話,公開發言,宴會場合,不斷宣揚「三權合作模式」,到頭來,建 … [繼續閱讀]

殺人狂魔答應了不會殺我!

上星期五(11月8日)科大學生墮樓傷重不治。香港人上街悼念,要求政府徹查真相。香港警察並沒有因此暫時收斂,今早(11月11日)更得勢不饒人,警察在西灣河近距離對示威者開槍、防暴警進入理工大學校園大放催淚彈、在中文大學發射布袋彈、交通警在葵芳 … [繼續閱讀]

香港死矣!

科大周梓樂同學因逃避魔警追捕而在將軍澳尚德邨 3 樓停車場墮下 2 樓平台死亡 (一說是躲避催淚彈,一說是被魔警假扮的抗爭者推落樓)。他今年只有 22 歲,出生年份剛好是香港主權移交之時 1997 年。有網民慨嘆:「幼稚園畢業,遇上 SAR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