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派的尷尬處境 – 既無太多共識可言,也怕說話惹起衝突

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八日,對本土民眾來說,是沉重的日子,因為這日曾經代表一個「期望」,但係這個「期望」的最高峰,之後發生的事,暫且不詳述。 當年評論熱普城、本民前、青政因為選舉的分裂,其中一個結論就是:「彼此的政見和主張,本身兼容空間不足,而 … [繼續閱讀]

願否與中國共榮辱

港人喜歡好!不願也罷!刻下中共越俎代庖幫你畫地為牢,為港人確立大灣區綱要,正式向港人宣示一國一制鐵定推行,放聲預期2035年完全就緒,提醒外資賺錢要趁早。中國固然不會理會時序,祇爭朝夕,佢係急功近利之徒,獨喜早插秧晚收割,一如「大躍進」。港 … [繼續閱讀]

大灣區成也好,敗也好,香港都會消亡。

其實由二千年起,中國就一直處理,包括香港在內的規劃,由宜灣區,九加二等等,簡單說就是透過內部分工,令到該地區產能,人員流動,資金流通,可以事半功倍,這點中國經常用美國的灣區經濟做例子,去讓大家有一個美夢。 但是有點大家心知肚明,就是美國的灣 … [繼續閱讀]

夢中海岳會相逢 ─ 選注《己亥雜詩》致梁君愛德華

愛德華君惠鑒: 兩年零五個月喇,一直想當面多謝你二〇一六年七月八號《人民大道中》節目上,談及「入到去議會入面第一樣會做嘅或者第一條口頭質詢、第一條動議辯論會係啲乜嘢」時,爲廣東話、香港人仗義執言:「我諗係教育,普教中係我好想去中止到嘅一個政 … [繼續閱讀]

昨日下午,我在香港大學CYM進行了一場文化交流

我掙扎了一會,才決定用文字紀錄昨日的情況。我是Nobody,但無論你對我有什麼印象,這個經歷是真實地發生在我身上。昨日下午,我在香港大學CYM 介入了一場種族仇恨。 兩年前,我是一名偏激的本土撚(而且很肥)。我曾在U- Street的小食店 … [繼續閱讀]

寄望法官勇敢 不如培養推翻司法秩序的勇氣

梁國雄上訴喪失立法會議員資格案件,最近被上訴庭駁回。這位金文泰中學輟學校友,發表與其學歷相乎的司法觀念,他說:呼籲法官勇敢,上訴至有兩名外籍法官的終審法院,將有可能勝訴。又叫「法官不為民做主,不如回家食蕃薯。」 現時司法制度秩序,是(一)中 … [繼續閱讀]

「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是什麼一回事

《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正式出爐。這是一篇值得玩味的文字。 以下嘗試抽取文中若干部份,加以評析,從而看出整個「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是什麼一回事。 建設粵港澳大灣區,既是新時代推動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的新嘗試,也是推動「一國兩制」事業發展 … [繼續閱讀]

大家知道自己身邊潛伏了多少共產黨員嗎?

香港人對中國共產黨了解十分有限。對共產黨沒有好感那一群,大概知道共產黨很壞,但如何壞,只有個朦朧的概念,譬如覺得在中國,沒有什麼人身保障。覺得共產黨引領中國強大的香港人,看到的都只會是高樓大廈和股票指數;問他們中國人想成為共產黨員,有什麼申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