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ll take the high road and I’ll take the low road

就在收到日軍投降的消息後,我們立即飛奔到深水埗戰俘營,剪開沉重的鎖鏈,推開大閘。我永遠不會忘記,推開閘門後的景象。 一大群瘦弱的盟兵呆滯地看著我們,他們要好十幾秒才能理解到我們是盟軍。他們的眼神由空洞轉為喜悅,互相擁抱、大笑、大哭,跑到了閘 … [繼續閱讀]

最後的士大夫與世家大族之逝去

我諗近排大家都俾查良鏞嘅死訊,生平,評價等等掩蓋,我去睇呢啲文章嘅時候,我會用佢嘅本名去分: 「鏞」:亦即係金庸筆名嘅起源,代表有關金庸嘅十四本作品同地位,已經有足夠嘅文章同研究,某程度上,金庸亦係將「武俠小說」(主要是自己作品)推入文學研 … [繼續閱讀]

媳婦有了我的骨肉

去年中學文憑試中文科的閱讀理解試卷,據說有不少考生將「媳婦」解作「妻子」,考試及評核局稱之為「誤解」。 雖說康熙字典都說「子婦曰媳」,但語言文字既是約定俗成,南北二地對「媳婦」之理解確係不同。若我是該屆考生,必拍案而起申請覆核評分,當面質問 … [繼續閱讀]

我依啲叫坦白

褒貶詞依樣好重要,尤其係詭辯上就好易令人混淆。 唔知係我人老咗見人多咗,定係個世界正在吹一股「做自己」嘅風氣,不論少年或中坑都會有人係我面前講完一堆令人反白眼嘅言論,引起在場人不滿情緒後再補多句:「真說話唔啱聽?咁算囉。」 的確,真說話好多 … [繼續閱讀]

若事業興趣會使家人心碎甚至危害性命,你準備好放棄家人了嗎? -《深入險地》

※內文含有劇透,敬請讀者留意。 西班牙電影擅長描寫社會及人性的黑暗面,《El cuaderno de Sara》(台譯:深入險地) 以非洲剛果的北基伍省作為背景,更是把人性的殘酷描繪得淋漓盡致。即便以「發展中國家」對其稱呼,也改變不了這裡的 … [繼續閱讀]

「共產顛覆法」睇時勢去舐共就係精?時日無多做順民就係叻?蘇聯時期Useful idiots嘅下場

TL;DR : 背靠牆壁,排成一行,槍決。 當一個共產政權想入侵一個地方嘅時候,都會先用計「顛覆」(subvert)當地社會,其中一個方法就係招攬當地人去投靠外來嘅政權,喺當地宣揚共產入侵者嘅好。冷戰時期,蘇聯嘅顛覆手法被一班叛變嘅特工流出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