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一點都不能少

台灣金馬獎電影頒獎典禮上,有得獎者之感言涉及台獨,不問而知對岸頓時「哐啷」之聲響遍大地,在「微博」上轉載一張「中國一點都不能少」的圖片,不少演藝明星亦有轉發。 中國是否一點土地都不能少?只要不是生活在網絡防火長城之內,而又知道一點中國近代史 … [繼續閱讀]

金錢帝國 – I corrupt all cops

下筆第一件事,先代讀者插爆作者(即本人),並懺悔:我衰仔,竟然看王某人導的戲還要走去寫影評(其實這不是影評)。我沒熱血大亨黃某鐵一般的面皮,一年前喊著杯葛王晶,一年後自己看《追龍》然後若無其事。 那為何要寫《金錢帝國》呢?不為了故事,一部典 … [繼續閱讀]

You’ll take the high road and I’ll take the low road

就在收到日軍投降的消息後,我們立即飛奔到深水埗戰俘營,剪開沉重的鎖鏈,推開大閘。我永遠不會忘記,推開閘門後的景象。 一大群瘦弱的盟兵呆滯地看著我們,他們要好十幾秒才能理解到我們是盟軍。他們的眼神由空洞轉為喜悅,互相擁抱、大笑、大哭,跑到了閘 … [繼續閱讀]

最後的士大夫與世家大族之逝去

我諗近排大家都俾查良鏞嘅死訊,生平,評價等等掩蓋,我去睇呢啲文章嘅時候,我會用佢嘅本名去分: 「鏞」:亦即係金庸筆名嘅起源,代表有關金庸嘅十四本作品同地位,已經有足夠嘅文章同研究,某程度上,金庸亦係將「武俠小說」(主要是自己作品)推入文學研 … [繼續閱讀]

媳婦有了我的骨肉

去年中學文憑試中文科的閱讀理解試卷,據說有不少考生將「媳婦」解作「妻子」,考試及評核局稱之為「誤解」。 雖說康熙字典都說「子婦曰媳」,但語言文字既是約定俗成,南北二地對「媳婦」之理解確係不同。若我是該屆考生,必拍案而起申請覆核評分,當面質問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