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探賾寫隱

執筆之手
10 個月 ago

執筆之手

她寫小說已經第五十個年頭了。 日復日、月復月,她從一位活躍的少女變成了走路步履蹣跚的老寡婦。她不再是那年的文學少女,沒有了追求者的擁戴,沒有了亮麗的外表,更沒有了青春的心境。但唯一沒變的,是她那隻沾滿墨水漬的右手 ── ...Read More
怨吊
12 個月 ago

怨吊

前一陣子,室友都搬走了,餘下我孑然一身與那半歪吊扇相伴。 冷冷的六零一號房。 今天,來了一個新的室友,是韓國女生,外表蠻精緻,但似是整容整出來的。她沒有敲門便走入來了,我覺得她挺沒禮貌。她拖著笨重的行李箱,走到我床邊,開...Read More
水箱
1 年 ago

水箱

家中的馬桶塞了幾天,家母每天都拿那枝廁所泵猛力地泵,但都不見情況有所改善。 她就只是不停地叮囑我,叫我不要丟廁紙進馬桶,盡量在大商場解決大小二便。小的,還可以;但大的,若要在公廁解決只怕去得不夠痛快。最糟糕的,就是剛好碰...Read More
拌飯
1 年 ago

拌飯

母親小心翼翼地扭開那透明小膠瓶的瓶蓋,瓶內有一塊薄膠膜,膜上有很多個小孔。她把瓶蓋放在餐桌邊,謹慎地輕輕搖晃著膠瓶,裡面的灰白色粉末散落在白飯上。   家裡靜得令人不安,我聽到那粉末晃動而產生的「沙沙」聲,也聽...Read More
廟街 ‧ 妙佳
1 年 ago

廟街 ‧ 妙佳

失魂落魄,失魂落魄。 跟朋友在諾士佛臺喝了兩杯雞尾酒,抽了幾口煙,矇矓矇矓,抽泣了數遍,沿著彌敦道,輾轉的走入了小街,又再爬出來,不知不覺漫遊到佐敦去。 毫無拘束,只有快樂,只有淡淡的薄荷煙味在我鼻前瀰漫著。我嗅到自由,...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