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ll take the high road and I’ll take the low road

就在收到日軍投降的消息後,我們立即飛奔到深水埗戰俘營,剪開沉重的鎖鏈,推開大閘。我永遠不會忘記,推開閘門後的景象。 一大群瘦弱的盟兵呆滯地看著我們,他們要好十幾秒才能理解到我們是盟軍。他們的眼神由空洞轉為喜悅,互相擁抱、大笑、大哭,跑到了閘 … [繼續閱讀]

睡眠消失的世界

人為什麼一定需要睡眠?姍姍當然知道是因為人要修復身體機能,但姍姍想表達的是為什麼不一開始就把人類造成天生就是不用睡覺呢!時間這麼寶貴,我們在睡覺時又會失去意識什麼都做不了,而且如果要你找一個形容詞去形容你入睡了時的狀態,你會如何形容?姍姍就 … [繼續閱讀]

好友群組

阿澄常常緊握手機。不論苦悶的上班時間、在家中獨處、抑或外出與朋友聚會,每隔幾分鐘,她都會不經意地掃一掃屏幕,去看看有沒有新的信息是由通訊apps那裡發出。如果有,通常阿澄都會忍不住馬上打開通訊apps。儘管她也不想自己這麼在乎,好笨。如果一 … [繼續閱讀]

《我變成咗一個聖誕老人》(2)

身穿紅色長袍,留著一大撇白鬍子,頭頂戴著一頂尖尖的聖誕帽子,我拿著一個黑色的大袋子,感覺自己像極聖誕老人的模樣,準備到世界各地派禮物給小朋友,填補我小時候收不到聖誕老人禮物的遺憾,我將頭上的聖誕帽調好位置。 「好!聖誕老人出發去派禮物喇!」 … [繼續閱讀]

恐怖人屋

靖曉頂著一臉蒼白倦容,不情願地輕力推開大門口,攝手攝腳地從門縫踏前,把身體埋進這片無盡的黑暗之中。這是一個瀰漫著陰沉氣氛的屋子,今天、今次,她又會遇到什麼「妖魔鬼怪」呢?還是她可以安然地渡過這一次、這一天的冒險之旅? 向前走了大概八、九步路 … [繼續閱讀]

謊言過敏症

「乞嗤!」未懷已經繼續打了十多個噴嚏,她桌上放滿了已皺成一團的紙巾堆。 她頂著通紅又破皮的鼻子,繼續研究從網上搜尋到的湯水食譜。 夜晚十一時了,晚風把窗紗吹起,介華還沒有回家。 半小時前,在未懷撥號四次以後,她終於聯絡到介華。 介華用像是抑 … [繼續閱讀]

萬花筒生活

每天重重覆覆做著相同的事情、見著相同的人,被困於有限、狹窄的社交圈子中,這樣規律性的生活會否太苦悶?若不想日復日過著罐頭般的倒模日子,我們又可以怎樣做去改變現況? 我們可以每一星期就轉換一次工作嗎?我們可以做到不斷持續開拓新圈子和結識新朋友 … [繼續閱讀]

控制狂

「塔塔塔塔塔……」溫雅穿著家居服坐在電腦面前,視線黏緊螢光幕和鍵盤,聚精會神地不斷打字。她正在創作一篇愛情故事。 溫雅四十多歲,單身也獨居,數數手指,她也已經八年沒交過男朋友了。她平常的日子就是上班、下班,然後待在家裡寫小說。掉入自己的想像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