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HIV Positive

那個HIV Positive — 換藥
7 天 ago

那個HIV Positive — 換藥

來到倫敦半年,我終於迎來了新工作。 新的工作還是市場策劃,但是由奢侈品行業,轉變成B2B專業服務業… 呃… 簡單點來說,是工作比上一份的更麻煩一點,話說回來,我大概是先天具有吸引麻煩的能力吧?Read More
那個HIV Positive — 寄生蟲感染 (下)
3 個月 ago

那個HIV Positive — 寄生蟲感染 (下)

其實,原本Chris Wong是打算走數不寫下集… 但是剛好被讀者大人抓到… 為免做不肖子,Chris Wong只好寫文救老母,立刻補回下集… < —這傢伙真的有夠懶惰的… 上集說了肺囊蟲和弓漿蟲感染後,這次換個簡單點的...Read More
那個HIV Positive — 寄生蟲感染(上)
10 個月 ago

那個HIV Positive — 寄生蟲感染(上)

首先… 大家冷靜一下,不是我感染了寄生蟲,只是因為發現最近的文章都是談情說愛(簡單點說,就是離題了),所以還是決定寫點有意思的東西,雖然說愛是世上最強大的武器,但暫時似乎還沒有科學根據證明愛可以治療HIV…Read More
那個HIV Positive —非常食
1 年 ago

那個HIV Positive —非常食

作為一個帶原者,最麻煩的事情,不是每天要服藥,而是當你想要服藥時發現這是你只餘下最後的兩顆藥。 按理說,這情況是不會發生的,因為每次看醫生時,醫生都會為我開足夠下一次看診前足夠的藥量(大約是16星期吧!),但這次當我倒出...Read More
那個HIV Positive — 韻律泳
1 年 ago

那個HIV Positive — 韻律泳

婚後的數個月,我的M先生也離開了銀行界一個月。 箇中原因,大概是我剋夫命吧?(笑) 沒什麼的,就是銀行不需要那麼多人手,他也順道拿了肥雞餐就走。 在他閒賦在家一個月,家裡發生什麼變化呢? 首先,他下廚了兩次,而我則食物中...Read More
那個HIV Positive — 終結與起始的旋律 (上)
1 年 ago

那個HIV Positive — 終結與起始的旋律 (上)

德國的盛夏迎來了又一個燦爛的早晨,蔚藍的天空裡,清勁的風追逐著一朵朵的白雲,我和M先生亦迎來人生裡最重要的一天,是的,經過四年的認識、相處、再到拍拖、訂婚、同居,我們終於在這一天由情人變成家人。 怎麼說呢?其實起床的時候...Read More
那個HIV Positive — 勞氣 Q&A
1 年 ago

那個HIV Positive — 勞氣 Q&A

由於緊急求助熱線日益繁忙,而Chris Wong又真係得一個咁大把(同大枝野),所以,特意寫這篇文章當Q&A之用,如果你在找我求救而我給你發了這篇文章,不是代表我不理你,而是我覺得我在這裡洋洋灑灑寫幾百幾千字,總比我在手...Read More
那個HIV Positive — Never Give Up Hope
1 年 ago

那個HIV Positive — Never Give Up Hope

你們看到這篇文章時,我已經在飛往德國的客機之上。 沒錯,我終於結婚了。 很感謝一直支持我的親人、朋友、還有各位讀者,若有人在我廿五歲時告訴我,我會在廿六歲染上HIV、然後我會找到真愛,在廿八歲時會結婚,大概我會以為那個人...Read More
那個HIV Positive — 聚會
1 年 ago

那個HIV Positive — 聚會

其實,我是一個超級獨行俠,我極少出席群體活動(對上一次是足球隊的聚會),和人見面通常也是喜歡單對單。 因為我總是不太知道和一大班人見面是說什麼好… ß這傢伙其實很怕陌生人… 但是早幾天,我還是硬著頭皮參加了一個病友群組的...Read More
那個HIV Positive — 不老的傳說
1 年 ago

那個HIV Positive — 不老的傳說

宇宙最強 間中都會受傷 有錯處也正常 人和電腦亦會失常 碰著冷場 過幾天再開張 嘗敗仗也別惆悵 順勢放假休養 當作間中機件故障 — Cookies 《宇宙最強》 抱歉,各位讀者朋友們,最近這一個月,籌備婚禮的事情(距離德...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