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萬馬歸元

鈴響了
4 個月 ago

鈴響了

「當生命失去高貴且純粹的尊嚴,雖生猶死」——據說這是宮鈴(胡同臺妹)寫在新浪微博上的個人簡介的一段;我不知道,用這句話解讀她的逝去是否正確,然而我自覺沒有評論宮鈴的資格(作為曾經有過輕生念頭的人,去猜度決意或者「以自己方...Read More
與左翼朋友商榷
5 個月 ago

與左翼朋友商榷

前天尊駕在聯合網有一篇《左翼和右翼是人類迷宮中的兩種方向》,筆者這個,也就為尊駕的鴻文提供一些註腳而已;事緣今天筆者在Facebook看到某位左翼(希望沒有搞錯,在筆者印象中是如此)朋友的議論,隨手寫了些感想。後來這朋友...Read More
單向度之謎·之三
5 個月 ago

單向度之謎·之三

至少在被稱為傳統中國的這時期內,粵江流域經受著區域外部(長時段看,主要是北方政治實體)的強大影響。也就是說,我們縱可採用新的角度與方法,但在內容上,離不開中國史的結構(當然,這並非暗示只能有/參考這一種結構。另,若看官於...Read More
單向度的謎·之二
5 個月 ago

單向度的謎·之二

回到題目。筆者以為這裡用「單向度」還算恰當,雖然本篇不是在談「整體社會的意識受制於後期資本主義社會的結構」之類的命題。百粵史(此處沒有錯字,取「一樣米養百樣人」、「百姓」的合意)的貧乏,到底歸咎在「既定事實的力量」。 「...Read More

單向度的謎·之一

考查中古年代,尤其漢朝之前的部分,存在相當的困難。其中一方面,固然是史料稀缺所致。除了《呂氏春秋》、《史記》、《漢書》、《淮南子》幾本秦漢典籍,其他同時代嶺南史記載,可以說無跡可尋。儘管有考古學成果補救,對重視歷時性的我...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