牀前月滿花生殼 ─ 回顧李太白〈靜夜思〉近年八卦(一)

黛玉所重三家詩,獨欠李青蓮一家未講;二〇一九年元旦試筆,請言吾宗五古〈靜夜思〉,以誌新禧。 港中蒙童唸詩,始於是詩居多,蘅塘孫退士諱洙與妻徐氏蘭英編《唐詩三百首》歸為「五言絕句」。詩曰: 「牀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 … [繼續閱讀]

本土派凋零?少年你太不了解本土派了

自九西補選泛民大敗之後,本土派成為一時熱話,泛民黃絲眾議紛紛,泛民中人開始研究「本土派」。 有說本土派不成氣候,說仿佛幾年前的爭論,同一番話語繞樑六百天,今日又聽到回聲。 沒有了關鍵一席,沒有了議員薪金資助,養不起政治利益集團,泛民就開始急 … [繼續閱讀]

什麽叫超限戰?就是一條香腸都是武器

一條香腸可以如何「攻台」— 用最簡略的方式來說,現時台灣的養豬業是以廚餘為糧,假如一條帶有病毒的豬肉腸,不當處理下進入回收系統當中,就會好大機會傳染到養豬場,係病毒潛伏期間,隨時透過運輸,養殖業人士移動,或帶病豬隻在市場流出,到時台灣的養豬 … [繼續閱讀]

東岳山門小葉劉 ─ 重讀杜工部《望嶽》(下)

杜工部〈望嶽〉所詠東嶽,尚有一重歷史、文化、政治意義,前文未論及。既有東嶽,自有西嶽、南嶽、北嶽;加上中嶽,共有五嶽。查《史記.封禪書》,西嶽曰華山、南嶽曰衡山、北嶽曰恒山、中嶽曰嵩高。山太為岱、尊祖廟為宗,東嶽又名岱宗,蓋泰山為五嶽之首、 … [繼續閱讀]

香港人的身份矛盾 – 香港與中國香港

上文講到「本土主體意識即以香港作為個體考量,而不是某國下香港。」其實四年前就已經一早有講,包括梁天琦嘅競選政綱、青政嘅政綱、甚至係當日普羅主張嘅全民制憲,反蝗同港中區隔,都可以概括為「據本土主體意識嘅方向」、「以香港為獨立個體思考」。 泛左 … [繼續閱讀]

東岳山門小葉劉 ─ 重讀杜工部《望嶽》(中)

「小」字作動詞,亦有「輕視」一義,惟聖人輕視父母之邦、輕視天下之說難圓,不贅。按《越絕書》載孔子謂門人曰:「今魯,父母之邦也,丘墓存焉,今齊將伐之,可無一出乎?」父母之邦不可小、天下不可小,然則誰個值得一「小」?前文提及民國一〇四年四月十三 … [繼續閱讀]

東岳山門小葉劉─重讀杜工部《望嶽》(上)

香港商業電台《光明頂》節目啲聽眾,大概記得「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呢句氣勢磅礴嘅開場白。話說此言出自杜工部五古〈望嶽〉,全詩如下: 「岱宗夫如何,齊魯靑未了。 造化鍾神秀,隂陽割昏曉。 盪胸生曾雲,決眥入歸鳥。 會當凌絶頂,一覽衆山小。」 … [繼續閱讀]

再回本土思潮之初,「本土」的思想單位

『本土思潮就是一派。就像民主思潮一樣。』 有一個朋友睇完《本土前,本土後都無用,泛民只係緣木求魚》(或聚言時版:《本土並無派可言,只有一股思潮》下文簡稱《本土無派》)就留下這句,我相信佢係反對,我講本土已死不成派,但如果同一思潮就是一派咁理 … [繼續閱讀]

本土並無派可言,只有一股思潮

入正文前,我必須講一樣嘢: 「本土派已死。」 依幾日,都算「本土派」依個名,係依年幾曝光得最多嘅一段時間,多到我以為本土派真係一個組識,但其實大家都知,由青政俾DQ,到梁天琦入獄,再到陳浩天俾打壓,基本上「本土派」係再無「組織」可言。 敗選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