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力與責任

七警疑似打人案在審,又有投訴警察課警員忘記紀錄下證物片段。誠如黎棟國所言,人腦非錄影機,一時唔記得都係情有可原,香港人咪咁苛刻啦,知冇?你唔滿意啊?投訴囉! 話說在七警案諸多新聞中,最令我印像深刻的是一條蘋果新聞下的留言。(我當時應該CAP … [繼續閱讀]

跳舞的人

豪斯登堡是個非常美麗的遊樂園,卻沒甚麼人。而若是讓我想像出一處比人煙稀少的遊樂園更為孤寂的地方的話,我會說是人煙稀少的旋轉木馬。這個陽光明媚的下午中旋轉木馬被我與友人兩人包場。若果不是我和她到訪,旋轉木馬便不會開始那次迴旋;換個說法,這是次 … [繼續閱讀]

推介《酒吧長談》⋯⋯的序:《五光十色的國家》

《酒吧長談》是秘魯作家略薩的作品,我看的人民文學出版社的版本中,有一篇代序《五光十色的國家》,也出自作者手筆。或許在其他更熟悉秘魯歷史的文化圈的譯本中,這篇序並不存在。 我看書一向跳過序直奔正文,讀了一點兒酒吧長談卻實在有點疑惑,翻回去看看 … [繼續閱讀]

我唸幼稚園時,有天忘了因甚麼活動,拿了兩枝鮮花回家。回到家我便把她們擺到飯桌上,媽媽回到家後,拿個空的汽水膠樽跑去廚房接了半瓶水,把花插進去,取笑我道:「你想渴死那些花啊,我把她們插進瓶子後,湧了好多氣泡上來,她們都快渴死了。」 那時我已懂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