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磚方丈也稱皇 ─ 吟吟唐人好句、算算新鬼混帳(中)

杏壇多故。 東華三院李東海小學林老師麗棠驚蟄之殤,果然震驚全港自稱「無政治立場,只談教育的教育界僕人」並忝居各校之長,一窩虫豸;香港理工大學濫刑,其事即使未全過,境亦半遷。春分尚遠,復聞中四生繫頸、中五生墮樓噩耗──可憐港人已無暇他顧。然則 … [繼續閱讀]

紅磚方丈也稱皇 ─ 吟吟唐人好句、算算新鬼混帳(上)

讀咗清季幾首〈己亥雜詩〉,暫時返一返唐朝同現代。近日桀犬吠堯聲大作,香港理工大學護理系碩士生、學生獨立聯盟成員何君俊謙慘遭校方借故勒令退學並揚言永不錄用,前任學生會林會長穎恒、鄭副會長悅婷及現任校董會李代表傲然罰「社會服務」六十小時至停學一 … [繼續閱讀]

鴃舌鳥言皆鄭箋 ─ 廣東仔唸《己亥雜詩》嘅奇幻旅程(下)

粵語有助我哋讀舊詩,唸舊詩亦有助我哋認清粵語發音。例如「囡囡」一詞讀 neoi4 neoi2 ,而非 naam4 naam4 ──且聽老拙從〈己亥雜詩其八十三〉講起。 二十一世紀一〇年代,係美國海軍核動力航空母艦尼米茲號、列根號接踵入港嘅時 … [繼續閱讀]

鴃舌鳥言皆鄭箋 ─ 廣東仔唸《己亥雜詩》嘅奇幻旅程(上)

《己亥雜詩》有一句名言,前文未論及 ─「但開風氣不爲師」一語,實乃定公牙慧,誠非梁任公、胡適之、黃毓民諸先生創見,出自〈其一〇四〉。詩曰: 「河汾房杜有人疑,名位千秋處士卑。 一事平生無齮齕,但開風氣不爲師。」 詩人自注云:「予生平不蓄門弟 … [繼續閱讀]

夢中海岳會相逢 ─ 選注《己亥雜詩》致梁君愛德華

愛德華君惠鑒: 兩年零五個月喇,一直想當面多謝你二〇一六年七月八號《人民大道中》節目上,談及「入到去議會入面第一樣會做嘅或者第一條口頭質詢、第一條動議辯論會係啲乜嘢」時,爲廣東話、香港人仗義執言:「我諗係教育,普教中係我好想去中止到嘅一個政 … [繼續閱讀]

牀前月滿花生殼 ─ 回顧李太白〈靜夜思〉近年八卦(六)

記得葉鍵濠先生叩問過臉書大神:「香港人總是可以把所有事情變成花生。但為什麼他們不覺得花生吃完,一點樂子也沒有,剩下的只有虛無?」 記得曹捷先生慨嘆過,〈香港衰落是歷史必然〉:「有大陸髮廊的髮花看《百萬富翁》,看見香港觀眾的那副知識貧乏相,連 … [繼續閱讀]

牀前月滿花生殼 ─ 回顧李太白〈靜夜思〉近年八卦(五)

卻說〈王教授,算了吧〉二〇一八年三月十五號面世後,古先生重讀〈論詩句的斷章取義──再回古德明〉,方知文中「床前明月光」已訂為「牀前看月光」;翌日見諸《蘋果日報》〈習近平孝道維揚〉一文,遂附上小啟一則云:「拙文〈王教授,算了吧〉發表之後,王偉 … [繼續閱讀]

牀前月滿花生殼 ─ 回顧李太白〈靜夜思〉近年八卦(四)

古德明致力李白,不下四十五載,二〇一八年三月為文〈洩憤?〉憶述:「早在一九七四年,就在中文大學上過饒宗頤『李白詩』課。當時中文系學生凜於其名,大膽選修者只有兩人,加上我這個副修生,一班三人,和饒宗頤頗為熟落。」絳帳前不失「文字判官」本色,敢 … [繼續閱讀]

牀前月滿花生殼 ─ 回顧李太白〈靜夜思〉近年八卦(三)

一首〈靜夜思〉,「看山」版得宋本認可在先、清廷「加持」在後──按《全唐詩》係康熙帝詔求並欽定而成──然則乾隆朝蘅塘退士自選《唐詩三百首》所收「明明」版何以後來居上,大行於漢地?蓋《唐詩三百首》如編者自序「為家塾課本,俾童而習之,白首亦莫能廢 … [繼續閱讀]

牀前月滿花生殼 ─ 回顧李太白〈靜夜思〉近年八卦(二)

二〇〇八年四月廿七號,無綫電視攝影師某氏質問手執雪山獅子旗嘅陳女史巧文「你究竟係唔係中國人嚟㗎?你邊度鄉下㗎?」不出兩星期,時任共黨「总书记」胡錦濤訪問日本,為橫濱山手中華學校小學三年級生講授〈靜夜思〉,詩曰: 「窗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