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魔之塔式」治港

今天神魔之塔(下稱神魔)奧丁的地獄級夢魘級出場,限時一天。作為玩家當然會去打。當中有個必要的升級素材要在這一關拿取,需要兩隻。 看看關於攻略,夢魘級的難度,以我爛透的轉珠技術來說實在太難啦,因為不想過關時狂花錢吃石,不如打容易一點的地獄級, … [繼續閱讀]

霸道而幼稚的遊戲

在14歲女童畫牆而被捕,政府以保護令來間接拘禁女童這刻開始,維穩的瘋狂又升級到更高的層次。 幾乎任何聲音,只要很個人,自己在外表達一下,都會被人多蝦人少,N個對付一個。面對個人的維穩戰,變得更鬼祟,更陰謀。 多人聚集的行動,比個人行動更安全 … [繼續閱讀]

再見,我們的叮噹

叮噹,林源三,紫龍,阿寶,和珅…… 生活的每一日,或者每個星期,都有這一把聲音在電視中出現。 縱使不見其人,他的靈魂卻一直印在腦海中。 他一直在我們歷史裡面,佔有一個位置。 他見証著每個人的人生,亦帶給人無盡的喜怒哀樂。 他應該是永恆的。 … [繼續閱讀]

快樂暴虐的証明

我很好奇,雨傘革命是一件好事來嗎? 以政情看,因為市民面對政府惡法而心生怨憤,和平的對話不能讓政府接受和改進,就以行動,以佔領既形式去逼使政府讓步。 現在雨傘革命宣傳民主自由,宣傳政府惡法害人,更多市民了解惡法在傷害自己,政府沒有去為示威者 … [繼續閱讀]

破除惡夢

人生就是填補空缺,成就自己,創造世界。就好像巧克力一樣,可可本是苦的,要自己去加點甜,才能美好,才能完美,才能有人欣賞。 我的學生生涯很崎嶇,應該有的「學校生活」不曾正常過,不要說溝女上床那些盪氣迴腸豐功偉績人人稱羨之事,連小學中學的畢業禮 … [繼續閱讀]

警察的漸

我能說服我家的兩老,將她們由不知時事,「關我何事」,變成現在看見她們每一天指罵著電視機裡面的政府和中共。 我跟我其他六親的關係一直有些淡薄,當我媽跟親戚在電話裡談及時事,而得知我某位親戚是一個警察的時候,我覺得我的世界離崩潰邊緣其實不是很遠 … [繼續閱讀]

田少自爆的小啟示

自由黨黨魁田北俊因為在雨傘運動期間批評梁振英管治不力,香港會淪落成不能管治的地方,提出梁振英要考慮辭職。其實單純這番話看來沒什麼大不了,不過只是一番反對言論,但問題在於以全國政協的身份說出吧。 作為資本家,作風騎牆,原因都不外乎「名利」兩字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