鈴響了

「當生命失去高貴且純粹的尊嚴,雖生猶死」——據說這是宮鈴(胡同臺妹)寫在新浪微博上的個人簡介的一段;我不知道,用這句話解讀她的逝去是否正確,然而我自覺沒有評論宮鈴的資格(作為曾經有過輕生念頭的人,去猜度決意或者「以自己方式」赴死的心境,既是 … [繼續閱讀]

單向度之謎·之三

至少在被稱為傳統中國的這時期內,粵江流域經受著區域外部(長時段看,主要是北方政治實體)的強大影響。也就是說,我們縱可採用新的角度與方法,但在內容上,離不開中國史的結構(當然,這並非暗示只能有/參考這一種結構。另,若看官於這詞彙敏感,可自行以 … [繼續閱讀]

單向度的謎·之二

回到題目。筆者以為這裡用「單向度」還算恰當,雖然本篇不是在談「整體社會的意識受制於後期資本主義社會的結構」之類的命題。百粵史(此處沒有錯字,取「一樣米養百樣人」、「百姓」的合意)的貧乏,到底歸咎在「既定事實的力量」。 「偉大祖國」(特別是向 … [繼續閱讀]

單向度的謎·之一

考查中古年代,尤其漢朝之前的部分,存在相當的困難。其中一方面,固然是史料稀缺所致。除了《呂氏春秋》、《史記》、《漢書》、《淮南子》幾本秦漢典籍,其他同時代嶺南史記載,可以說無跡可尋。儘管有考古學成果補救,對重視歷時性的我們來說,這情形仍不能 … [繼續閱讀]

籠裡尋雞

與雞有關之俗語,大抵有二,一曰「冇掩雞籠」,一曰「籠裡雞作反」。以此觀諸吾邦前前酋長董生(實為牛命人,雖殺雞焉用牛刀乎,屠牛或可雞刀也),則既有言及義處,亦有言不及義處。不及義處何哉?按十一年前,董生因腳痛遜位,早已不在僕等所謂「雞籠」中; … [繼續閱讀]

百十年之旅

今天沒打算「飲廿四味」,筆者要去的是白藤江。說到白藤江,那是在越南。奧巴馬纔走一陣,這樣又趁墟又跟大隊,好嗎?不,不;不是現在這個2016年的白藤江,而是三十七年前、兩百二十七年前、一千零七十八年前的白藤江。 之所以「去白藤江」,是因為沈旭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