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說時,讀到一段說:女主角忽然覺得單車的腳踏變輕了,想起男主角好像替單車鏈上油。 緊接着,小說中有這樣的描述:「我(女主角)心情愉悅地騎着車,不一會兒便到達了學校。感覺有些浪費,我還想繼續再騎兩公里。」 從這段敘述可以感到女主角到底如何的 … [繼續閱讀]

致青春

小孩想趕快長大變成大人;大人卻想退回去變回小孩。青少年是夾在兩者之間的曖昧時期——既是大小孩,也是小大人。或許,是因為曖昧是最美好的時光,很多人緬懷青少年時期。 上年文憑試中文說話卷某一題這樣問:哪一個詞語最適合形容青少年時期?當時這條題引 … [繼續閱讀]

廢青於我何有哉

廢青是我的自稱。 有天和同學吃飯,話題談及工作。不是說畢業之後的工作,指的是課餘的兼職。席間大談這「大學五件事」之一,唯獨我是當中沒有做兼職的。其中一位同學問我,那我放學之後做什麼,我有點不好意思的答打打機、看看影片。 每每聊起或想起自己的 … [繼續閱讀]

畢業未來

看到一位朋友寫道自己快將畢業,將大學生活比喻為童話故事,而畢業是《灰姑娘》的十二點「門禁」。 看到這兩點,我聯想起相似的東西。 無論是進大學前,還是進大學後,每每聽其他人說起大學,都有一番童話故事的虛幻和美好。也可能真的美好,只是我不太感受 … [繼續閱讀]

我還是太年輕了

前幾天,幾個朋友約出來聚會。其中兩位朋友嗜酒,就約在黃昏近晚於酒吧相聚。 我是滴酒不沾的,對我來說,酒是一種帶有難以忍受苦味的飲料。到酒吧,我也只能喝果汁。 到酒吧後,我們各自叫了飲料和小食。 不一會,朋友們的酒杯已經見底,就招手叫來一個侍 … [繼續閱讀]

你想做什麼?我不知道

前幾天,朋友在網上忽然感嘆地說,二十多歲人了,都不清楚自己想做什麼。 讀畢,我在想,到底我知不知道自己想做什麼。 換着是前幾個月,我會肯定地說,當然知道。但現在我的答案是不知道。 以前,我算是清楚自己想做什麼。大概在中二、三選科時,大家都要 … [繼續閱讀]

放榜絮語――殘缺的天空

文憑試放榜當天,以前的班主任叫我回去幫忙,給學弟們做咨詢對象。 之前,母校有個選大學和學科的講座,我也有去幫助。不過,那次實際幫不上什麼忙,因為那次學生事先做了學科,在什麼科的大學生就和想讀那科的同學聊。我在讀的電影,母校沒什麼人有興趣,本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