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希望

人是一種很脆弱的生物。 脆弱不在於我們面對槍棍時受傷流血、不在於我們絕望之際選擇犧牲、更不在於群體間易受挑釁內耗互鬥;而是在於我們的思想精神,總是極易受到左右。 我不是說一直相信的信念會動搖,只是在堅守這些價值的時候,也許不會放棄,我們會沮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