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陣營為單位的資源爭奪戰

是次立法會選舉是各陣營爭奪資源十分關鍵的一場戰役。立法會議席帶來的資源除了十分可觀而且穩定的財政收入之外,還包括立法會議員的曝光率,在主流媒體的話語權等。在未來的日子,能夠發揮影響力的,不是一個人,不是一個政黨,而是陣營間的角力。議員提出的 … [繼續閱讀]

想像的戰爭

香港在九七之前不搞國族認同的,搵食姐,大家安安定定搵兩餐晏仔,有層樓有個竇就好了。國家?啥是國家,國家又幫不到我賺錢,認咗係英國人/中國人幫到我賺錢的話才說。六四後香港人對共產黨感到恐懼,恐懼的恐怕不是共產黨的殘暴與不道德—香港人本來就不重 … [繼續閱讀]

本土意識是香港的靈魂 民主政府是執行的軀體

社會就是由人所組成的社群。一群人為什麼會走在一起?在遠古時代,兩個人互相照顧能增加生存的機會,即使遇上猛獸的襲擊也有個照應,而這二人又可能遇上第三甚至第四個人繼而組成更大更安全的社群,簡而言之,一個社群的建立有其功利(utilitarian … [繼續閱讀]

本土不必港獨 港獨不必勇武

談起本土派,不少人會將之與港獨及勇武抗爭掛勾,然而本土、港獨、與勇武抗爭,乃三個不同層面而且相異之概念,三者不必被綑綁於一體,亦不可混為一談。 本土乃一大原則:一切應以香港社會之利益為首要考慮,而什麼為之「香港社會之利益」,「如何體現或達致 … [繼續閱讀]

林榮基先生,謝謝你的勇氣,但我怕香港人會辜負你

林榮基先生,謝謝你有勇氣公開地講述如何被中共無理擄走,如何被中共威迫作出有違良心的事。謝謝你,大家都知道短短一個記者會背後是多麼沉重的包袱,你做了很多香港人都不敢做的事。 你說,你有感這件事並不單單是你個人或銅鑼灣書店的事,而是全香港和所有 … [繼續閱讀]

大台與權威的迷思:(下)遙遙無期的新大台

舊時代的權威建築在片面的傳統觀念之上,時代要進步,新的權威就必須建基於理性和民主之上而不能重蹈覆轍。但拆掉了舊的大台之後,事情好像不如理想發展。大台被拆了,舊有的權威被破除了,但沒有新的政治力量有能力取而代之擔任新的大台。 明報一篇專題文章 … [繼續閱讀]

大台與權威的迷思:(上)拆大台究竟所為何事?

自雨革後拆大台之聲不絕於耳,縱然雨革無功而還,拆去了泛民(至少在年青人心中)舊有的大台似乎是不可改變的事實。此後,傘後組織不斷湧現叫人眼花凌亂,以往由大台一家獨享的權威、地位和話語權看似分散到不同的山頭,年輕人亦因此被命名為喜歡拆大台的新一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