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名字是瀧,妳的名字是三葉

瀧媾到女,卻仍然是宅男。與其說他遇上另一半,倒不如說是這另一半挑上他,入他的夢,是神女選上身處城市的他,他沒有決定權。他一開始心宜同事奧寺,但憑自己實力是沒可能引起女神注意,要不是三葉附體代其溝通,基本上兩人連朋友都說不上。如一眾草食男,他 … [繼續閱讀]

我沒有帝女花

「念國亡父崩母縊妹夭弟離,剩我借一死避世敲經」 《帝女花》大熱於五十年代末香港,歷五六十年不衰成為戲寶,是時勢使然。49年後南逃難民、移民一代接一代,他們見證山河變色,故鄉面目全非,只能棲身南方一隅,遭遇宛如明亡後顛背流離的長平公主。公主已 … [繼續閱讀]

「我冇諗過會攞唔到啲咩返香港」

「我冇諗過會攞唔到啲咩返香港」 很久沒看過一宗港聞,是關於有人很想「攞啲嘢返香港」,而不是從這裏帶走家當、資產。李慧詩說「我冇諗過會攞唔到啲咩返香港」,我也沒想過,香港還有才俊能人,仍思考著如何貢獻這地方,幾乎獻出心臟。 香港最根深蒂固的特 … [繼續閱讀]

香港人,你為何相信北京會趕梁振英落台?

和大陸客人傾談,他們總以「可愛」形容香港人。在他們眼中,香港人一直是政治白痴,沒興趣、沒能力理解大環境,以為香港事可以完全在香港境內決定。沒錯,你可以說他們不明白香港,但其實,我們也完全不了解中國這個巨人級對手。 泛民+部分建制同時以換特首 … [繼續閱讀]

沈佳宜、徐太宇到王家欣;九十年代到2015;台灣到香港

曾認為近幾年出現懷舊片熱潮,只因電影人「沒貨」迫不得已「淘古井」。但一路走來一套又一套懷舊電影叫好叫座,我才發覺,是因為這劇變年代,將地、街、店、物通通都拆、搬、變、清,想重溫二十年前少年時代的事物,現在只能用電影才能留住。 九十年代這十年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