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我在新界東投廢票?

在今次新界東立法會選舉中,我投下了人生第一張廢票,一次過投給六個候選人。不幸地,很多友人最後都未能跨過「政治安全區」,選擇張開嘴巴,含著范國威陣營的陰莖投票。香港人忍受被虐待的能力,看來為世界上數一數二,可謂無任何族群能及。連個人的真正意願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