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吒不怕青年窮 – 略談二〇一九年區議會選舉西貢環保北選區,兩位候選年輕人

香港鐵路有限公司( 0066 )懾於《人民日報》八月廿二號出言〈專列護送「黑衣人」,港鐵掂量過輕重嗎〉恫嚇、賣港求榮以前,慣乘地下鐵,印象中將軍澳與官塘密邇,而西貢半島鄰接鑽石山、彩虹邨。然則將軍澳一地,依法,其實歸屬西貢;將軍澳綫康城站靈 … [繼續閱讀]

數一國兩制 三大成就 ─ 本港青少年衣不蔽體、食不果腹、無家可歸

「有啲鄰近地區嘅事件係將我哋一國兩制……係有所影響㗎。所以作為澳門嚟講,我哋要將一國兩制行得更好、要行得更穩,讓臺灣睇到我哋伊個一國兩制嘅成功!(漢譯,有些鄰近地區的事件是將我們一國兩制有所影響,所以作為澳門來說,我們要將一國兩制行得更好、 … [繼續閱讀]

萬方有罪 警方無罪 – 試析香港第一個土生土長基督教宗派「撑警宗」之神學基礎

主後二千零一十九年九月二十三日,感謝上帝早已豫備,喜見名作家、名信徒胡燕青老師代香港警察請求網民原諒,感動筆者叩問耶和華神一道足以左右本地甚至全球基督教未來五百年發展嘅基本神學題──凡有血氣的、必朽壞的人,有權柄寬恕香港警察嗎?人類冇,上帝 … [繼續閱讀]

紅太陽會點樣「照常」升起 ─ 兩支管治隊伍逐個擊破全港反對勢力時間表初探

二〇一九年夏一場正義、民主與自由之火,延燒至八月六號晚,終於炆到共黨喉舌「中国中央电视台」按捺不住,跳出熱鍋來炮製《新闻联播》〈五星红旗永远在香港高高飘扬〉一節,恫嚇七百五十二萬港人道:「躲得过初一,躲不了十五,少数乱港暴徒所欠的债,迟早是 … [繼續閱讀]

佢可以為你上前線擋子彈 – 你怕「藐視法庭」罪、「反對通知書」嗎?

兩屆立法會田議員北辰嘗言,「中央」已為「止暴制乱」訂立「死線」,梁匪愛詩、譚匪耀宗皆曰,未聽聞。曾任新民黨常務副主席,能忍黨魁劉匪淑儀七十六個月──人上人,我信田北辰。八月十三日,高等法院夤夜頒令「禁止任何人士非法地及有意圖地故意阻礙或干擾 … [繼續閱讀]

濁流滔天 – 促請行政會議增設新義安、和勝和當然成員,還第二支執法隊伍一個名分

這樣事,和誰細講?夏慤道、元朗站之前,話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本質係暴徒政權,由一九六七年策動多宗炸彈襲擊嘅香港工委後身「中联办」把持、倚重七七年攻打過廉政公署嗰隊有牌爛仔治港,和勝和、新義安、 14K 以下黑幫則養兵千日、用在一時,恐為「法治 … [繼續閱讀]

不要怕,只要信 ──寫畀尚未認同七月一號香港人重奪議事堂行動嘅您,一篇跨越心理關口指南

一個都不能少,係二〇一九年香港反「送中」諸人,無分階級、黨派與世代,共有一大信念──冇一位同伴應為匹婦鄭月娥堅拒二百萬零一人全部訴求,賠上性命;冇一位同伴應為當局堅持「嚴肅跟進」、「絕不姑息」、「追究到底」以維持所謂「管治威信」,失去自由。 … [繼續閱讀]

膥袋獵犬 – 痛梁凌杰烈士生前為郭匪偉強助選,身後反遭工聯會恩將仇報

梁公諱凌杰,香港元朗人,生於一九八四年三月七日吉時、卒於二〇一九年六月十五日十時許,得年三十五歲。一四年秋,投身旺角前線爭普選,勇於抗擊警方、保護同胞。今夏,危立金鐘太古廣場,出榜抗議道:「全面撤回『送中』!我們不是暴徒!釋放學生、傷者!林 … [繼續閱讀]

止痛與療傷 – 借鑑第一次金鐘暴動,為第二次金鐘「暴動」謀出路

我呢道題目,挪用自《止痛療傷──白崇禧將軍與二二八》一書;一般皮肉一般骨,料作者白先勇先生不至於怪罪。傷,謂警棍、胡椒噴劑、催淚煙、布袋彈、胡椒彈以至橡膠彈各級武力二〇一九年六月九日起,對香港兒女身體髮膚之毀傷;痛,謂鄭月娥、盧偉聰兩名公僕 … [繼續閱讀]

王楊盧駱千年體 ─ 由「佔中三子」講到「初唐四傑」(四)

中書、門下兩省分立,錢賓四先生以為不便之處,在「中書省擬好命令送達門下省,如遇門下省反對,即予塗歸封還,如是則此道命令等於白費,皇帝之『畫勅』亦等於無效」。中書令、侍中先議定後奏聞以免紛爭之機制,應運而生,是為「政事堂」,玄宗時改稱「中書門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