濁流滔天 – 促請行政會議增設新義安、和勝和當然成員,還第二支執法隊伍一個名分

這樣事,和誰細講?夏慤道、元朗站之前,話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本質係暴徒政權,由一九六七年策動多宗炸彈襲擊嘅香港工委後身「中联办」把持、倚重七七年攻打過廉政公署嗰隊有牌爛仔治港,和勝和、新義安、 14K 以下黑幫則養兵千日、用在一時,恐為「法治 … [繼續閱讀]

不要怕,只要信 ──寫畀尚未認同七月一號香港人重奪議事堂行動嘅您,一篇跨越心理關口指南

一個都不能少,係二〇一九年香港反「送中」諸人,無分階級、黨派與世代,共有一大信念──冇一位同伴應為匹婦鄭月娥堅拒二百萬零一人全部訴求,賠上性命;冇一位同伴應為當局堅持「嚴肅跟進」、「絕不姑息」、「追究到底」以維持所謂「管治威信」,失去自由。 … [繼續閱讀]

膥袋獵犬 – 痛梁凌杰烈士生前為郭匪偉強助選,身後反遭工聯會恩將仇報

梁公諱凌杰,香港元朗人,生於一九八四年三月七日吉時、卒於二〇一九年六月十五日十時許,得年三十五歲。一四年秋,投身旺角前線爭普選,勇於抗擊警方、保護同胞。今夏,危立金鐘太古廣場,出榜抗議道:「全面撤回『送中』!我們不是暴徒!釋放學生、傷者!林 … [繼續閱讀]

止痛與療傷 – 借鑑第一次金鐘暴動,為第二次金鐘「暴動」謀出路

我呢道題目,挪用自《止痛療傷──白崇禧將軍與二二八》一書;一般皮肉一般骨,料作者白先勇先生不至於怪罪。傷,謂警棍、胡椒噴劑、催淚煙、布袋彈、胡椒彈以至橡膠彈各級武力二〇一九年六月九日起,對香港兒女身體髮膚之毀傷;痛,謂鄭月娥、盧偉聰兩名公僕 … [繼續閱讀]

王楊盧駱千年體 ─ 由「佔中三子」講到「初唐四傑」(四)

中書、門下兩省分立,錢賓四先生以為不便之處,在「中書省擬好命令送達門下省,如遇門下省反對,即予塗歸封還,如是則此道命令等於白費,皇帝之『畫勅』亦等於無效」。中書令、侍中先議定後奏聞以免紛爭之機制,應運而生,是為「政事堂」,玄宗時改稱「中書門 … [繼續閱讀]

王楊盧駱千年體 ─ 由「佔中三子」講到「初唐四傑」(三)

韻尾脫落之巨變,有人猜想,成於宋後。祥興二(西元一二七九)年,楊太后、少帝昺、陸丞相以下十餘萬軍民殉國於厓門,去天祐四(西元九〇七)年朱溫篡唐,已三百七十二年。此說以近人吳順忠〈元代宋祚感言〉一絕,講得言最簡、意最賅。詩曰: 「詩過詞興曲盛 … [繼續閱讀]

王楊盧駱千年體 ─ 由「佔中三子」講到「初唐四傑」(二)

杜工部〈戱爲六絶其二〉一詩,所謂「楊王盧駱」,楊氏官盈川,諱炯;王氏字子安,諱勃;盧氏字昇之,諱照鄰;駱氏官臨海,諱賓王──合稱「初唐四傑」。後人排成「王楊盧駱」居多,見清本《杜工部集》注〈戲爲六絶句其二〉「一作王楊」一語。又例如《舊唐書. … [繼續閱讀]

王楊盧駱千年體 ─ 由「佔中三子」講到「初唐四傑」(一)

「你唔好識黃色就得喇,其他都要識!」西元二〇一九年五月,容立法會議員海恩如是說。「黃絲帶代表一整個高學歷低智慧的雨傘世代,現在可以說是低 B 的代名詞。」盧青年評論家斯達作於一五年一月,散見《輔仁文誌》、《熱血時報》。讀書多過常人幾年嘅我唔 … [繼續閱讀]

折與當年小孟嘗 – 嘆杜仲陽、龔定盦、黃今吾、劉雪庵諸家不合時宜(五)

「吳郎與我不相識,我識吴郎拂畫看。此外若容添一語,含元殿裏覓長安。」呢首〈己亥雜詩其一七九〉係定盦自髫齡一別,重見堂妹粵生,對方請佢為亡夫遺像題詩,所作一偈;至於筆者未謀兩位義士一面,叨光亂吟幾句,多少打咗妄語,罪過。 姑且講吓舊雨──例如 … [繼續閱讀]

折與當年小孟嘗 – 嘆杜仲陽、龔定盦、黃今吾、劉雪庵諸家不合時宜(四)

「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行易知難 – 以本地英雄樹為例,近年漸入花開與花無之間嘅窘境。皇家香港天文台林助理台長超英言,以前木棉啲生命周期符合秋收冬藏嘅原理,冬天樹葉全部凋謝掉落,樹木啲能量儲存起嚟,留待春天來時拼盡全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