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李文亮之死看部份香港人的矯情偽善

李文亮因武漢肺炎死了,據說他是當初最早發現武漢疫情的首八個造謠者之一。李文亮是何許人也?他是武漢市中心的眼科醫生,他在2019年12月30日因在私人的微信群發布冠狀病毒與華南水果海鮮市場有關等言論而於2020年1月3日被武漢市公安局訓誡,其 … [繼續閱讀]

疫症當前,香港獨立,刻不容緩

林鄭月娥的廢話固然人神共憤,不封關是自然不過的事,只要一天香港還在共產黨操控的港共政權統治下,香港人還可能對港共政權還有些什麼期望呢?大半年過去,港共政權多次任由他們的政府軍(警隊)對上街抗爭的義士大開殺戒,周梓樂死得不明不白、陳彥霖從游泳 … [繼續閱讀]

唯有港獨,義士得救,香港重生

去到今日,好多人仍然不禁會問,我們還有什麼可能做,可以做,值得做。到底怎樣做才可能令匪共政權回應五大訴求,撤回惡法、釋放義士、成立調查委員會、收回暴動定義、盡快實行雙普選?早前已有人提及「短爭五大訴求,長爭香港獨立」,大概是顧及民智未開,仍 … [繼續閱讀]

《輪到你失眠時》─ 於香港淪陷的日子痛苦自勉

這大概到底是第幾多晚未能入睡,幾多晚眼光光望天光,這段日子以來,我努力抑壓自己少理那些政治,打理多些自己,但是不論躲在家中、走出街上、看看電影或是瀏覽臉書,我怎樣努力想忘掉現實的殘忍,也還是擺脫了喘不過氣的困擾。 立法會選舉過後,我跟自己說 … [繼續閱讀]

沒有盡頭的輪迴

看到立法會開會第一天,因選主席一事令臉書一片哀怨,那些人說後悔的樣子真好笑,努力壓抑自己不要笑,明明心在淌淚,卻還是冷笑。活在煉獄已久,大家早已習以為常,一到選舉又選擇性失憶,對啊,到頭來,即使選舉怎樣不公平不公正,大家很快又忘記,最後泛民 … [繼續閱讀]

這條路該如何走下去?

想了很久該怎樣執筆,卻又怕寫不下去,還是硬撐著想寫些什麼,跟一些心灰意冷的人說句看似很矯情的:「做自己就好」。感同身受,我對今次立法會的選舉結果很失望,那份失落,不單是在於我們期望的轉變落空,更大程度在於那份不甘,不甘心義士的血白流,不甘心 … [繼續閱讀]

如果這是最後機會作選擇的一次選舉

四年後,香港還會怎麼樣?我們都不知道,只知道,四年前的我,還在為泛民的不爭氣一度落淚。大難臨頭各自飛,錢財面前賣香港,這是四年來令我對泛民死心的原因。我無法預知四年後的香港怎麼樣,卻為這四年來整個香港的轉變感到百感交集。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和我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