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和政治

昨天,我睇報紙發現錢是對香港女性有莫名其妙的吸引力,愛一個人不是因為有愛情的感覺,而是因為佢有錢,愛情反而排第二,難怪香港人會為錢出賣自己的地方。為什麼香港女人思想為何會咁奇怪?愛一個人,明明不應該計較其出生和家庭背景,只是計較大家一齊有無 … [繼續閱讀]

網路二十三條又殺到,請大家槍口一致對外

網路二十三條立法將於十二月九日在立法會恢復二讀,今次犯民受到美國的壓力,將不會再投反對和拉布,只有黃毓民提出九百多條修正案拉布,不過,建制上次成立創科局已有剪布的經驗,並且沒有帶來太多的反對聲浪,所以相信剪布機會極大。即使無剪布,應該會將大 … [繼續閱讀]

心態決定命運

上年七一我寫咗篇Do the right thing right,就如我文中所講,正確嘅時候做正確的事。一年過去,經歷咗雨傘革命的香港人,仍然有人出席七一遊行去表達自己對政府的不滿,我表示極度憤怒。但都證咗部分香港會願意出來的示威者的心態仍 … [繼續閱讀]

第四公民,恐怖的監控

一套獲奧斯卡最佳記錄片,香港五月先有戲院上,重要得幾間戲院上,真是不知所謂。講返正題,本片除咗交代斯諾登事件之外,重話比全世界人聽,大部分先進國家的人,你生活無時無刻都被自己政府同企業出賣,將資料送哂比美國國家安全局,你每日上咩網,電話傳送 … [繼續閱讀]

七年又過去,對妳仍沒散去

你跟我每夜仍聚聚,到夢裏追。依句是來自麥浚龍首新句念念不忘。大家都知香港人是善忘,七名黑警暗角打擭已經無人理,東北發展可能完全無咗一回事,社會回復返平靜。除咗依啲事之外,我自已卻有一件事念念不忘,七年前暗戀的女仔,到家陣我都無忘記妳,每晩仍 … [繼續閱讀]

棺材才是村民所要的‏

當獨裁成為事實,革命就是義務。依句野,我都聽過無數次,不論在金鐘定旺角,依家我先知,村民除左唔是咁諗,大部分其實重以為只要堅持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原則,就可以獲得政府的回應。就如一些家暴的受害者,以為一直忍耐,就可以減少受虐待。歷史上只計成 … [繼續閱讀]

忘掉妳,我不能。

其實愛情是什麼,原本作為毒男,應該是答唔到,書上從來沒有教過我,但是我了解,那種心跳,那種對妳的掛念,始終我都不能忘記妳。 假如沒有遇上妳,不會有現在的我,我一直沒有忘記過妳,我對其他女仔一啲都無興趣,明明妳已經在我身邊消失多年,但我始終不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