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志願是寫一篇我的志願

依稀記得幼稚園紀念冊的首頁,有一欄要填上我的志願,至於寫了甚麼早就忘記了。小學二年級畫自畫像的時候,要在畫的下方寫我的志願,當時寫了教師。九年免費教育期間,對於有沒有被師長要求寫一篇〈我的志願〉並無印象,卻曾在一次高中的「隨筆」功課中以它作 … [繼續閱讀]

走到哪裏都是社會縮影

星期一的清晨,不必鬧鐘的響鬧裝置也能自然醒,亦沒有賴床的意欲。剛好七小時的睡眠。成功地重新調整夜青的生理時鐘,都拜過去在醫院連續的早更實習所賜。這個早晨,終於不用匆忙出門與都市人擠車廂,可以在居住的社區中享用早餐,靜心思索自己在病房裏最深刻 … [繼續閱讀]

為甚麼補習?像我這樣的一個學生

哥基風波鬧得滿城風雨,再插嘴評論事件也不過三幅被。可是,要是談及自身的補習經歷,這大概是個不錯的話題,畢竟我屬於「少數族裔」──未曾補習過。 我是三三四新學制下的過氣文憑試考生。在會考和高考未被淘汰以前,補習風氣已經盛行,而當學生追逐的由幾 … [繼續閱讀]

《嚮往阿美寮──挪威的森林讀後感》

(劇透注意) 暑假開始了將近一星期的時間,斷斷續續地讀完《挪威的森林》。幾年前以三折優惠買回來,讀到第二章介紹室友「突擊隊」的部分太悶場沒辦法讀下去,一直擱置至今,卻在不知不覺間讀完了,如今還覺得第二章頗有趣的。奇怪吧。可能現在的我跟主角同 … [繼續閱讀]

票尾不單是票尾

家中大掃除,掃出了一堆電影票尾。從二零一三年中旬至今,才去過十幾次戲院看電影。望著一張張電影票尾,腦海浮現無數畫面…… 老實說,現今資訊科技發達(又泛濫),不必到戲院也可觀看電影,要麼靠視頻網站或應用程式,要麼靠電視台轉播。然而,都不及進戲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