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病濟仆街

你們有沒有想像過一個長期病人的藥物,如果要自己出錢買是一個幾重的負擔? 就以我為一個例子,作為一個長期病人,我病情發作的時候就需要打針,這些針藥由藥廠運到政府醫院提供給我,因為藥物在政府藥物名冊裡面,所以付費時就只需要交10元就可以拿走藥物 … [繼續閱讀]

致不知民間疾苦的叻人

我並不想很有錢。這不是指我不要錢,又或者我不需要錢,而是不需要多。 我吃很少的,可以每日三餐,青菜白飯就夠,間中可能一個月一兩次跟朋友去餐廳用一兩百塊吃個飯,買衫我不挑的,用一千買齊一年用的兩件短袖一件長袖一條褲加幾件心水的,住屋要買樓的話 … [繼續閱讀]

雨革一年自我懺悔

經過東北一役,在雨傘革命前開始在聚言投稿,原來已經一年。今天我來懺悔的。 罷課初期,我眼見終於有一個有凝聚力而且真的想向政府施壓的社會運動,而且聽到罷課,當下我覺得,在這個利益為上,人人只記掛眼前成敗的香港人,真的會開始罷課,我心真的動了, … [繼續閱讀]

我好L唔開心呀!

呢期心情好反覆,有一晚我突然忍唔住走向海旁,對住黑媽媽既大海大叫左聲「我好L唔開心呀!」睇落好似痴左線,查實真係同痴左線差唔多。 一直以黎個社會就係要教你戴住個面具示人,樣樣野都要好好睇睇。做人唔含蓄,直接表達自己既感情,人地會當你痴線,而 … [繼續閱讀]

純陰謀思鉛

大陸股市股災的上星期,讓我超開心過後,竟然這麼快又爆出啟晴邨飲水思鉛「大鑊野」,真的不禁問句「俾我抖下得唔得」。 中國人究竟可以無恥到一個怎樣的地步?住人的地方貴已經罵到口水乾,但有什麼理由連基本的住屋安全:飲水的安全都要忽視?這班建築商有 … [繼續閱讀]

正能量或正念不等於極端樂觀

近期發現,本土派時常提及正能量的不好。我看過文章之後,我覺得他們所說的正能量跟我所認知的正能量有點分別。 學習身心靈既知識時,導師總會講及要保持「正念」,這是什麼?這是一個「正面的念頭」,大家可以了解為正能量。因為這個「正念」,是有能量存在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