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二零年立法會無普選,我們應當全體杯葛

二零二零年的立法會選舉,如果沒有一個有共識的處理方案,必定會爆發不亞於過往的內訌,在《中國暗箭密佈下,香港人憑什麼覺得贏了一次?》中的結尾,我對未來的擔憂是在我們的分歧,會容易成為被中國分化和滲透的地方: 「我們還沒有共識,單單是反政府也沒 … [繼續閱讀]

中國暗箭密佈下,香港人憑什麼覺得贏了一次?

不如我直接說吧,香港區議會大勝是對中國的警號,正如反追中抗爭,反對者之多只會加強中國赤化的決心,特別之前高院判禁蒙面法違憲,兩件事是完全令中國憤怒,特別是中聯辦這兩三年透過中間人傳話,公開發言,宴會場合,不斷宣揚「三權合作模式」,到頭來,建 … [繼續閱讀]

從基礎做起 – 小隊就是一切行動基礎

※本文以個人意見和看法為主,未必絕對正確,僅供參考。 小隊的作用,不單止在前線,而是全方位的作用,我會講一些你知我知,對面單眼佬都知,一些深入少許談論的情況,但不包括「戰術層面」。 而如何組成「小隊」,其實最方便的方法,不是招募他人,而是在 … [繼續閱讀]

守城是一門易學難精的藝術

有人說守城是外行人,最容易參與的行動,因為守城多數目標:「就是防守某要地,不讓對方攻入」,如果要防守的空間越少,例如一些隘道,對方無法利用人數優勢,而己方只需用部份人手對抗,甚至只需要少數老兵帶領,外行人可以迅速上手,此時,只需要確保物資供 … [繼續閱讀]

背城借一將至,你會選擇「走難」定「難走」?

《火鳳燎原》中,龐統初遇劉備提出「走難」同「難走」嘅分別,河中嘅臭味意味住戰爭嘅犧牲,面對咁嘅情況,平民只會「走難」回避戰亂,但如果要解決戰亂,建立屬於自己嘅路,就要面對臭味,從屍體當中向前「難走」,直至去源頭。 過多情緒,過多幻想,過份低 … [繼續閱讀]

最終抗爭只能靠自己,否則最後只會近乎革命

香港喺呢四個月,成長得最快係「族群意識」,最大原因係抗爭主力,係一大班出生港英末期,或出生在二次殖民後嘅人,佢地無英治嘅經歴,亦只見到中治嘅衰敗,所以佢地比起任何一代前人,都更據「獨立意識」 雖然「族群意識」上升,但更多人依然無法想像「香港 … [繼續閱讀]

香港的最後機會,請正視二次前途問題

五大訴求,對現在來說是暫時將泛左支黃本土獨派,甚至部份淺藍,拉入同一陣線的方向,但在這長期戰中,其實除了堅持五大訴求外,我們更加要理解問題的本質,因為現在已經不是單單五大訴求的問題,而是整個香港前途問題。 我知道或者由六月九日開始,過百萬人 … [繼續閱讀]

修改引渡條例背後 – 中國破局前的準備工作

在上年十月,我寫咗《終有一日,香港必定被踢出西方之外》:「香港要面對,因為「香港是中國一部份」被各國採取相同待遇,失去「獨立經濟體」地位,各方面失去特殊待遇,甚至作出相同的制裁,這些都有可能發生,而當西方世界褫奪香港的「經濟地位」和「特殊待 … [繼續閱讀]

到底我們在做大誰的餅?

《到底我們在做大誰的餅》 在理大集會後,何俊謙上了D100接受訪問,當時就好多反對聲音,畢竟D100是鄭大班及泛民喉舌,很多人亦利用反對聲音去攻擊一些人,所以我明白反對的原因,但有一句話,我到了今天還是不太理解:「不應該上他們的台,我們應該 … [繼續閱讀]

請民國死忠面對事實 – 勿為反獨而容共通匪

其實有關韓國瑜訪華,自己又好,定其他人都好,都寫過好多文章,但都係有啲人,因為立場同利益,而刻意去踩低成個路線,但又言而無物,所以今次係反駁又好,定回應又好,無乜所謂,我今次就去搞清個事實同總結以前一啲文章,去講下一啲近排因為韓國瑜產生嘅風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