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分化,只有分歧 – 只是大家喜歡擺爛不處理

對我來說,香港的政局從來不需要特別的滲透,也不需要特別的資訊戰,因為反對陣容內,本身的政治傾向和分歧,本身就非常之大,現有只是建立在手足的付出和犧牲,將目標和行動規範,建立在「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我在《香港的最後機會,請正視二次前途問題 … [繼續閱讀]

民主大佬的復仇 – 選舉大反擊

每次重溫星球大戰,西斯大帝白卜庭成功打敗絕地奪權,除了令安納金•天行者墮落外,主要是靠六十六號命令,令複製人軍團背後偷襲,同以數量擊殺所有絕地武士,每當看到這段,我就不自覺套入香港局勢。 在六月十二日和七月一日,是整個局勢走向改變的兩日,六 … [繼續閱讀]

關於杯葛選舉 – 一日解決不了到分歧,只會越選越分裂

區選大勝後,我提出一個主張: 「全力要求政府2020年落實立法會全面直選,如未能落實應全體杯葛選舉,拒絕承認議會合法性。」 如果真是有心,有理智,有思考能力,會看到我的主張,並不是單純杯葛議會,而是先爭取2020年立法會普選為前設,但正如我 … [繼續閱讀]

關於情報 – 不認真就可以一人害全隊

以下文章全為個人意見及參考性質,請自行判斷適用與否,亦不要認為一篇文章,你就學懂情報。 情報分前後和需要一定技能 《從基礎做起—小隊就是一切行動基礎》中,情報一環當下我沒有太深入去談,因為我都是抱著讓大家有一個概念,現在深入少許去談些基礎, … [繼續閱讀]

反對杯葛選舉前,你真是理解現在的問題?

上一篇文章,我開門見山表達:「全力要求政府2020年落實立法會全面直選,如未能落實應全體杯葛選舉,拒絕承認議會合法性。」我當然預期會有所反彈,但這些聲音都是圍繞:「會令建制同政府得益。」 不客氣地說,除了否決建制議員私人提案的權力外,這廿二 … [繼續閱讀]

二零二零年立法會無普選,我們應當全體杯葛

二零二零年的立法會選舉,如果沒有一個有共識的處理方案,必定會爆發不亞於過往的內訌,在《中國暗箭密佈下,香港人憑什麼覺得贏了一次?》中的結尾,我對未來的擔憂是在我們的分歧,會容易成為被中國分化和滲透的地方: 「我們還沒有共識,單單是反政府也沒 … [繼續閱讀]

中國暗箭密佈下,香港人憑什麼覺得贏了一次?

不如我直接說吧,香港區議會大勝是對中國的警號,正如反追中抗爭,反對者之多只會加強中國赤化的決心,特別之前高院判禁蒙面法違憲,兩件事是完全令中國憤怒,特別是中聯辦這兩三年透過中間人傳話,公開發言,宴會場合,不斷宣揚「三權合作模式」,到頭來,建 … [繼續閱讀]

從基礎做起 – 小隊就是一切行動基礎

※本文以個人意見和看法為主,未必絕對正確,僅供參考。 小隊的作用,不單止在前線,而是全方位的作用,我會講一些你知我知,對面單眼佬都知,一些深入少許談論的情況,但不包括「戰術層面」。 而如何組成「小隊」,其實最方便的方法,不是招募他人,而是在 … [繼續閱讀]

守城是一門易學難精的藝術

有人說守城是外行人,最容易參與的行動,因為守城多數目標:「就是防守某要地,不讓對方攻入」,如果要防守的空間越少,例如一些隘道,對方無法利用人數優勢,而己方只需用部份人手對抗,甚至只需要少數老兵帶領,外行人可以迅速上手,此時,只需要確保物資供 … [繼續閱讀]

背城借一將至,你會選擇「走難」定「難走」?

《火鳳燎原》中,龐統初遇劉備提出「走難」同「難走」嘅分別,河中嘅臭味意味住戰爭嘅犧牲,面對咁嘅情況,平民只會「走難」回避戰亂,但如果要解決戰亂,建立屬於自己嘅路,就要面對臭味,從屍體當中向前「難走」,直至去源頭。 過多情緒,過多幻想,過份低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