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這回事

在看這篇文章的時候,希望大家先為連續逝去的廿多個學生們默哀十秒鐘,你們的死亡並不是全無意義的,你們的死因亦非單單報章所指的學業問題、壓力就選擇死亡,當中一定有更多一般大眾無法體會的寂寞而選擇離棄世界,因為你們感受到世界先選擇離棄你們。 在香 … [繼續閱讀]

正義的律師,還是凜然的學生?

多年以來,當年以為基本法可以保障到香港人的法律界人士,到了今天去評價香港的法治情況會不會感到慚愧。某些人只能說是生不逢時,光有赤子之心卻欠缺求變之勇。 這不能夠怪責他。這與他接受怎樣的教育有關。律師能在繁雜的條例同程序裡生存,玩文本的手段厲 … [繼續閱讀]

香港沒有責任照顧中國失蹤兒童—肖友懷

區家麟說:「就算不是本地居民,難民也好、無國籍人球也好,都應盡量體恤;事件要調查清楚,搞清身世真偽才遣返,這些,都不是什麼「大愛包容」,這只是基本權利,基本程序。 」 陳婉嫻出席一個電台節目後說,自己對事件的立場沒有改變,認為要按法律程序處 … [繼續閱讀]

素人的抗爭

  其實抗爭方式,還是幫哪一個派別說話對我來說也是為難的事情,因為難道因為他的立場同我不一樣於是就讓他變成箭靶。我係邊個先,批評邊個先?無謂的輿論戰是建制、美帝同大家玩既嘅把戲,而我想講既說話總會有人講,所以我都係慳口氣去關心一些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