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香港淪陷日 – 怒火燒,烽火燃

我們定下了很多框架,畫下了絕不能逾越的界線,我們稱這些框架為原則。 原則建基於人類的生活習慣、文化、信仰、知識。作為社會的一分子,原則不斷和社會磨合,改變我們對事物的看法。求一個最大公約數,然後河水不犯井水的生活著。或者,當我們在做原則以外 … [繼續閱讀]

人心漸冷,後無退路

看過新聞,相信大家也知道發生了甚麼事,不一一詳敍。 這事件我們看到香港人的反應,訝然、驚慌、嘲諷、猜疑。而我只有一個感覺,憤怒。 匪國逐一將戰俘放回香港,要他們公布自己不是被俘虜,然後再被送回匪國之地軟禁。一次又一次踐踏香港法治與尊嚴,而我 … [繼續閱讀]

慾與望

看著照片上的朋友,那是偉明企業管理碩士畢業的一天。大家臉上的笑容如日出曦景,溫暖的滲進心裡。牆上掛著的東西多不勝數,剛考到八級鋼琴的喜悅,被迫上硬筆班竟拿到的書法優異獎、中學強迫參加的校運會時拿到的短跑銅牌、完成了基層基督徒團體(基基團)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