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國的死亡證

「講咗幾多次!佢個名唔係「梁建国」,係「梁建國」呀,你地有無搞錯架!我死鬼老公最憎人用啲殘體字,仲要搞錯佢個名!」 「梁太,很抱歉,我们的系统已经没有了老港语的输入功能,我真的没有办法!」 甘婆搶過了「梁建国」的死亡證明,嘀咕着,離開了生死 … [繼續閱讀]

雙親草根論政金句

有時我很慶幸家中cut不到有線,老媽最愛看壹週刊。(她說壹週的專訪是最有質素的)老豆老媽讀書不多,不懂文青式的「公共空間乜乜乜」也不懂城邦論,但他們知道這個政府傻的嗎,泛民也是垃圾之流。陳雲喜愛咸濕論政,雙親就經常草根論政。我喜愛的金句有: … [繼續閱讀]

二零零八,被淹沒的雪山獅子旗

二零零八年,社會好像還沒有這樣荒謬,那時參與社運的大學生不會被明星化,而我還是一個中學生。每地紅色的五星旗海,迎接奧運,也彷彿告訴仍然天真的我,中國也許真的會好起來。那時,有一名黝黑的女生伸盡雙臂,拉起一面雪山獅子旗,然後,數名警察把這小個 … [繼續閱讀]